悼念彭漢雲兄

李勇

我的好朋友彭漢雲兄去世,令我傷痛不已,在他去世前一個月,我們還通過電話,談了許久,他說要寄一個自己錄製的光碟給我,內容是他妻子李保川女士在文教中心的畫展記錄,收到光碟後我立即觀看,然後再電話給他談光碟內容,他告訴我,他因病入了醫院,相信會很快恢復,沒有想到,他竟在九月十二日離開人世。

我說「沒有想到」,是因為彭兄本是有名的籃球名將(中華民國籃球國手),身體一向不錯,竟然在七十六歲的年紀去世,真令人感到意外。

我與彭漢雲兄認識,是由於他的父親彭俠先生,彭俠先生是先父李焰生在廣州的老友,一九四九年大陸淪共分別逃離廣州,彭俠先生攜家人去台灣,我父親則攜家人移居香港,兩地相隔,不再有機會聚首,不料1975年我被調來美國創辦「世界日報」,再在紐約華埠與彭俠先生及他的子女見面,談起往事,頗多感慨,彭漢雲就是在紐約認識並成為朋友,之後多年,彭俠先生在紐約辭世,我還寫了一篇短文刊在「世界日報」與「聯合報」的副刊上,表示對他老人家懷念。

從此以後,我偶然在酬酢場合與他見面,彼此佇立傾談不休,並說過要找機會餐敘,結果因為我居住紐約上州,來往不便,餐敘諾言一直沒有機會兌現,但彭漢雲的熱情誠懇真摯的模樣一直在腦海中縈繞,常與內子談到他及他令尊翁的種種傳奇故事。

這次彭漢雲兄的治喪委員會沒有把我的名字排在報上,是因為不知道我與彭兄是兩代世交的關係,感到十分遺憾,在此我向彭兄致上哀思,向他的夫人李保川女士致以慰問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