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義:洪門兄弟憶往

自從中共改革開放後,海外華人團體漸漸改變對中共的敵視,除了經常組團去中國大陸旅遊之外,還踴躍去中國大陸投資做生意,即使當年被中共敵視美國僑社「堂口」,也開始跟中共駐外人士接觸,而表現最積極的莫過於洪門兄弟所組成的僑團。

說到中共敵視包括洪門在內「堂口」的往事。那是中共在取得大陸政權後的政策。

一九五零年七月二十六日,中共「國務院」與「最高法院」公佈了「關於鎮壓反革命」活動指示,有計劃的對大陸一切非共人士、國民黨殘餘份子展開清洗、殺戮,囚禁、勞改,於是舊社會的知識份子、新聞記者、地方名流、社會賢達均在劫難逃,同年十月十日,再公佈「雙十肅反指示」,於是,有名的「鎮壓反革命運動」(簡稱「鎮反」)全面展開。

到一九五一年二月二十日,中共再頒佈「懲治反革命條例」,第二波「鎮反」運動開始,並迅速進入高潮,於是洪門弟兄就在一九四九年十月到一九五一年六月,大批被秘密偵訊,公開逮捕,接著被示眾槍殺。

「鎮反」運動中最受矚目的「示眾槍殺」,洪門中不少頭面人物,被押到廣州市流花橋附近廣場(即此刻廣州火車站前)槍斃,廣州的共幹通知民眾前往觀看,各級中小學生則由師生率領排隊去現場圍觀,現場人山人海,十分熱鬧,的確產生「殺雞儆猴,穩定社會,方便統治」之效。
中共當局在這個長達三年的「鎮反」運動中殺了多少洪門兄弟,難以估計,如無香港澳門兩地可逃,洪門中人被殺的更多,甚至禍延三代,株連九族,在美加各城市的老一輩洪門中人,都應知道先輩所受的劫難!

其實,當年廣州洪門兄弟並非全屬流氓黑幫,他們絕大部份是因追隨國父孫中山先生推翻滿清的革命而加入洪門,以反清復明,驅除躂虜為戰志,因此革命成功後,散居在廣州各地,既有固定職業,也有自己事業,但均被中共以「暗藏反革命意圖」的「會道盟份子」罪名,加以鎮壓。

就以當年廣州洪門首腦葛肇煌大哥來說,他重義輕利,熱愛鄉國,服從孫中山先生的革命建國理念,他結合當地文化與知識階層人士,廣交政府要員及鄉紳名流,在抗戰勝利後,混亂局面中,穩定社會,主持公義,受到政府機構關注與地方人士推崇。

像葛肇煌這種在廣州具有舉足輕重的人物,當然不會見容於剛打下江山的中共政權,葛肇煌對此十分瞭解,因此在廣州解放前夕,他包了一艘小型輪船,載了四十多名兄弟好友,男女老少,從廣州沙面上船,經西江支流南下澳門,躲過浩劫。

果然,葛肇煌在廣州淪共前一天逃去港澳,躲過中共的「鎮反」,但中共政權並不放過他,繼續向香港、澳門施壓,當葛肇煌逃去香港,香港政治部接到中共方面照會,指葛及其他人均為黑社會人物與國民黨反動派。於是,港府派出大批警方人員到葛下榻的香港干諾道「大東酒店」,把所有逃到香港的人拘捕,經訊問後,所有人均被釋放,只有葛肇煌一人被拘留,經調查後決定把他遞解出境去台灣,葛抵台北後,立即與國府軍情人員接上頭,並與掌權的國府官員見面,葛慷慨表示願為蔣公誓願反攻大陸做先鋒,只要政府支援軍火,他就可返回廣東,在欽廉地區十萬大山組織「反共救國軍」,配合國軍殘部在山區與中共展開游擊戰,並與反攻大陸的國軍會合。

五十年代,政府初遷台灣,百廢待舉,社會混亂,當局對他壯志雖表示嘉許,但仍無這種戰略安排,勸葛肇煌留在台灣,葛在台灣留了幾個月,知道沒有結果,最後在洪門兄弟安排下偷渡返回香港,匿居粉嶺,由新聞界朋友李炎生與粉嶺鄉紳李翰生安排居所,避開警方的耳目,最後在粉嶺鬱鬱辭世。香港洪門弟兄對此事知之甚詳。至今仍與中共政權拒絕來往,因為他們忘不了六十多年前所結下的血海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