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李登輝、連戰親日媚共說起

 

曾經同時期做過中華民國總統的李登輝與副總統連戰,不久前因分別親日媚共,遭到台灣政壇藍綠兩派人士攻擊,因為日本侵略中國,使中國人的傷亡高達一千六百多萬人。而中共自在1949年武力「解放」大陸後,殺害國民黨留在大陸的黨政軍人士數餘百萬,並導致無辜老百姓在層出不窮的政治運動死亡高達八千萬,還有死在大饑荒中的4500萬人。

面對血海深仇的日本倭寇,「李前總統」竟把它視為「祖國」,並理歪氣壯宣佈;「釣魚台列島是日本領土,不屬於台灣。」這種違反國格人格的言論,震動台灣朝野。雖然後來改口自圓其說,仍遭到指責。

而「前副總統」連戰,則在中共九三閱兵典禮上,竟興奮面對要「解放台灣」的共軍致敬,可以說是不知死活,分不清敵我。他為了出風頭去滿足他的不甘寂寞心態,完全不管他過去的光環與黨國要職的身份。

令藍營中人不滿的是;他為習近平所說的「國共合作抗日,取得最後勝利」的謊言背書,對不起千萬國軍官兵為抗共、剿共犧牲的亡魂,喪權辱國,莫此為甚。

對李、連兩人抗議的人主張,要停發他們退休後所領取的巨額月俸,取消退職元首所應得到優遇。

台灣藍綠人士的主張並無不當,李登輝媚日固然可惡,連戰媚共更是可恥,連戰祖居台灣,並非逃赤禍來台灣的外省人,若非中華民國政府遷都抵台,有五十萬大軍保護台澎金馬,使他避過「解放浩劫」、「共產災難」,並讓他在台灣受完大學教育再來美國深造,回台後受國府重用,歷任要職,最後做到中華民國副總統及行院長,位高權重,按照中共「解放」大陸的慣例,他應該被「人民解放軍」禁錮、勞改。但多年來,他一次再次去大陸與各級共幹攀交,甚至檢閱中共「解放軍」,他難道不知道這些在天安門耀武揚威的赤軍,六四期間在北京屠城殺害逾千青年的惡行,何況中共奪得政權後,殺害放下武器,舉手投降的國軍殘餘也為數不少。

連戰很清楚,建政六十六年中共政權,哪有甚麼資格紀念抗戰勝利七十週年?但他卻與習近平在北京城頭大談國共「合作抗日」,證實中共編造的謊言。

中國大陸經歷中共統治六十六年,當年抗日的國軍英雄被當戰犯殺戮、囚禁、勞改,連家屬子女也無法倖免。不僅如此,民國時代留在大陸逾百萬學者、專家,也在反右文革中殺死、餓死、自殺死。這就是大陸作家岳南為此寫下「大師遠去再無大師」四本鉅著的動機。建議連戰再去大陸,可向「湖南文藝出版社」訂購這四本書回去細讀,就可知那些留在大陸的「大師」如何慘死。在中共屠刀下,反抗的固然死路一條,即使投降順從並高喊「共產黨偉大,毛主席萬歲」的文人學者,也避不開整肅死亡的命運。

要知道,死在共產黨手中的大師,絕非此刻台灣那些自吹自擂的「大師」可比。事實是:「大師遠去再無大師」。中國土地上十三億人口,1949年以後,再也看不到民國時代的大師風範了!

李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