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優生學談到劉曉波

 

    美中兩國專家在中國農村研究結果,發現中國農村六成嬰兒,因為父母不懂養育,資源不足,譬如農民父母揹幼兒下田耕作,幼兒只見到大人的背部,並無語言目光交流,形成「智力發展遲緩」,「影響中國未來人力資本質量」。

    什麼叫「影響未來人力資本質量」,剝開這等偽學術語言含羞答答的包裝,講得赤裸直白一些,就是此等未來農民人口,將來屬於普遍的低智,也就是北京人說的:傻 B。

    中國是一個小農民族,六成嬰兒長大了低智,整個民族的傻 B 化,將會擴大。中國人的民族性,經魯迅先生定性,上一世紀的民國,本來已經不怎麼樣,但到了本世紀,民國沒有了,良心精英如劉曉波,又關押至死了,「上智」淘汰,「下愚」繁殖,奴才則靠舔拍說謊上位,這種質素的民族,一旦「強大」了,走向世界,會是什麼模樣,你看看日本和泰國,酒店、餐廳、公廁、百貨商店的簡體中文告示是什麼,就知道了。

    民國學者潘光旦,最早引入西方的優生學,主張須以政府行政手段, 防止一個民族的智障化,提升民族質素。優生學是柏拉圖最早提出的,到了二十世紀初,英國也推行,但到了精神病患的希特拉手上,其迷信優生學趨於極端,竟然將猶太人滅絕。

    馬克思列寧的共產主義,也減絕了至少兩億人。然而戰後西方學府, 左翼橫行,認定優生學催生納粹,禁止優生學研究。馬列催生毛澤東和波爾布特,卻不禁止馬克思主義理論。為什麼?因為猶太人在西方勢力龐大,而馬列共產,害死的除了俄國人,主要還是蒙古利亞種的中國人、朝鮮人、越南柬埔寨人。在西方左翼潛藏的優生意識之中,莫斯科以東的種族文明,均低級於歐洲,所以亞洲因共產死多少人,無所謂,馬克思主義,還很浪漫,出了英國郝爾彬這種領袖,優生學則是罪孽。

    一個民族基因退化,如何處理, 當然是一門科學。李光耀就不理會禁忌,推行優生,真是好樣的。跳紅舞的廣場大媽,醜態百出,雖已達肥胖收經之年,這等質素,此等婦人生下的子女,又能會是好種?男女平等, 香港的維園阿伯,為何應享有與歐洲人一樣的投票權?

    中國東南沿海人口,優生學較佳,因為春秋戰國,齊魯吳越楚,水土肥沃,孕育出文化。長安與四川亦佳。陜西甘肅,為暴秦孕生的黃土地,這個種特別劣。而民國三十八年,是南京上海的優秀文化,敗給了延安和西柏坡。

    美國人再收養貧窮女童,也救不了多少。恢復全球優生學論述,保障地球的石油和農產品不浪費於低質素的人口,以防止人類滅亡,此為第一要務。

    諾貝爾和平獎得獎人劉曉波先生,是很崇高的人物,堪稱「中國版甘地」,但其悲劇在於,同樣也聲稱

「我沒有敵人」的甘地,其對手是奉行耶教和理性文明的英國。

    劉曉波先生的「我沒有敵人」, 是文化土壤的錯 配, 其「零八憲章」, 屬老生常談,但是劉先生一九八八年的論斷,卻十分精確,他說:「我絕不認為中國的落伍,是幾個昏君造成的,而是每個人造成。因為制度是人創造的,中國所有悲劇, 都是中國人自編自導自演和自我欣賞,這可能與人種有關。」

    劉先生三十年前就直陳所謂中華民族的人種有重大缺陷,可謂前瞻洞見。不必「可能」了,美中兩國專家,已經有科學論據支持:中國農村六成幼童,因父母不懂養育,已經是智力低下的一群。

    農村人口如此,城市好不了多少,因為農村人口大量湧往城市。城市大量五毛和大媽,低智力者恐不止六成,有待中國再夥同美國,公佈調查,讓世人開開眼界。

    劉先生大膽指出中國「人種」此一優生問題、人類學問題,劍指西方左翼聞之色變的「納粹禁區」。以左翼知識份子的標準:劉曉波是一名極右法西斯份子。但是這一次,左翼搬了龍門, 不,劉曉波是左派自由鬥士。

   中國人的人種有問題,劉曉波不是創見,最早指出的是梁啟超,魯迅深入揭露之,半世紀後的柏楊,發揚光大。但劉曉波將此一論據 Update 到二十世紀,由中國人轉化為「強國人」之後,自己配合證實、鞏固、擴大此一論據。

    若人種有缺陷,則此一民族應無能力行議會民主。但其中少數,若接受西洋教育夠深刻,有基因改良的機會,改以西方邏輯理性思維。但這樣一來,這少數的改良異類,一旦學會講道理,重品味,講話能壓低聲浪, 會被絕大多數中國人排斥為洋奴和漢奸,咆哮着不把他們當中國人,因此廿一世紀,「中國人」和「非中國人」的界線更分明。除了胡適根本不是中國人,李登輝從來不將罵他的人關進監獄,他不做中國皇帝,也不是中國人,影響馬英九蔡英文,竟然可以容忍批評,也無中國人的氣味。

    「劉曉波思想體系」即將成為文獻,其「中國人種缺陷說」,是劉先生的思想核心,這一段話,勝過「零八憲章」千言萬語。但既然人種有問題,讓這個民族享有一人一票,包括廣場大媽,必是世界災難。

    劉則提出「做三百年西方殖民地」,但今天的西方,對這個人種失去了殖民的興趣,西方也經歷了變化,再無優秀的殖民人才。所以劉先生的答案,比較虛妄,但在理論上, 還是十分有趣,值得探討。

                                                                                                     香港· 德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