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解放」的恐怖回憶

 

      亞洲尚未被共產黨「解放」的地 區——台灣、香港,最近都鬧著要「獨 立」建國,更不用說已被共黨「解放」 的新疆、西藏,他們所以鬧「獨立」, 很簡單:不想被共產黨統治。過去六十 八年大陸發生的種種因政治運動而產生 的滔天災難,都可能在台灣、香港出 現,兩地的人焉得不膽戰心驚!

      最近看香港得獎影片「十年」,再回 顧「佔中」及「港獨」的訴求所激起的 騷亂,清楚看出香港人對未來的悲觀。 但香港人在「十年」這部影片中坦率道 出他們對共產黨統治的恐懼,現在80歲 左右的香港人對當年廣州「解放」的印 象深刻。當年為什麼大批廣東人從各地 蜂擁逃到香港?原因就是害怕過共產黨 統治下的生活。更怕香港會像49年那樣 被「解放」,現在把廣州當年「解放」 的情景簡述於後:

      的情景簡述於後: 1949年8月15日廣州「解放」後,「 不要人民一針一線」的人民解放軍完成 佔領任務之後,猙獰面目暴露,他們穿 房入舍拘捕資本家,按照黑名單活捉「 反動份子」,拘捕被認為「民憤極大」 的知名人士:包括地方鄉紳、政黨要 員、新聞工作者、資本家、貿易商人、 零售商,然後公開槍殺。於是,廣州市 店舖一夜之間全部關門,菜市場停業, 學校停課,報紙雜誌被迫關門。

       校停課,報紙雜誌被迫關門。 曾經是紐約華埠最重要僑團「協勝 公會」元老的趙炳炎先生,生前就曾經 與我談到廣州赤化後的恐怖情形。他 說:「當時他在廣州市做出入口貿易生 意,共軍入城前他剛進了一批貨,因此 沒有及時離開廣州逃去香港,他以為他 是生意人,從不涉及政治,從商之後就 專心生意,沒有想到共產黨卻把他打成 「剝削人民」的「資產階級」,有一天 晚上,他與家人正在家中吃晚飯,聽見 大門外人聲鼎沸,並有人用力敲門,他 去打開門,五個如狼似虎的「人民解放 軍」,荷槍實彈衝進來,命令他們全家 十人民面壁站立,其中為首的軍頭走向 餐桌,查看他們吃的東西,說了一句: 「你們真會享受」,語音剛結束,旁邊 的士兵便把手中的長槍掃向餐桌,把飯菜全撥到地上。於是,為首的軍頭在椅 子坐定,叫家中每個人到他面前問話, 以筆記下每個人所說的話,最後問到趙 炳炎,共軍命令他把自己的資歷寫一份 坦白書,兩天後交給公安局,說完留下 地址,揚長而去。過了不久,把他進口 的貨物全部共產,並命令他的公司歇業 關門。

      經過這次恐怖的經驗,趙炳炎知道廣 州不可能待下去,花錢弄來「路條」, 全家乘火車經深圳逃去香港,在香港待 了一年多,發現香港太近大陸不安全, 才透過國外親戚協助,1952年移民墨西 哥,之後再來美國。

      趙炳炎當年向我講述這段經過時說: 「他遠比許多人幸運,與他同時代的台 山商人,不少人無緣無故被抓去就再沒 回來,有的被槍殺,有些被抄家,有些 被鬥爭後送去北方勞改,從此失去踪 影。」

      當年我們家在廣州是住在中華南路登 科里10號,那是一家在中華南路開金飾 店舖的劉姓富商買的古老大屋,分租給 我家,當父親知道他已被共產地下黨人 列入要槍殺的名單時,在廣州淪陷前六 小時乘船離開廣州。果然次日一早,中 共出版的簡報上大字標題寫著「反動文 人XX潛逃香港」。租客走了,房東就被 視為有問題。店鋪被迫關門,劉姓老闆 抓去公審鬥爭,接著抄家,財產充公, 達成共產的目標。

      當時整條中華南路都是金鋪,但一夜 之間全部被迫關門。店主均被抓,家被 抄,往後一連幾天,中華南路看不到店 鋪,也沒有行人,接著中共宣布「中華 南路」改名「解放南路」,所有市場柴 米油鹽、肉類、蔬菜、雜貨全部由「人 民政府」控制,大家憑票排隊購物。 接著,年節慶典取消,甚至過農曆年不 准拜天地,兒童不可收紅包,家人不可 圍桌打麻將,不准放鞭炮,一切由「黨 和人民」管制,不准抗拒爭辯。於是一 個繁華的廣州立即變成一個死城。人人 愁容滿面,互相碰面也不敢打招呼,只 見那些「不要人民一針一線」的人民解 放軍,在市中心穿梭往來巡邏,每天都可見一批批被視為「反動」的人被押上 敞篷貨車遊行後,押到流花橋廣場(火 車站附近)槍斃,並命家屬來收屍,還 要補給人民解放軍五分鐘的子彈費。恐 怖狀況甚於當年倭寇日軍佔領的廣州, 逃到香港的廣州人講到這些經過,仍然 面有悸色。因此,香港報上出現對中共 政權統治廣州的形容語:「通番賣國, 謀財害命」。因為那時候中共對外一面 倒向蘇聯,對內到處清算鬥爭,抓人殺 人,抄家搜刮財物。

      今日在香港的人,其上一代大多數 從廣東各地(多是廣州市)逃出來,他 們對廣州淪共後的種種慘劇雖不親身經 歷,但都從長輩口中知道梗概。因此, 此刻他們在香港有「一國兩制」及「 五十年不變」的承諾保障,還可安居樂 業,但97至今已近20多年,來日無多, 他們的下一代如果不能及時離港移民他 國,一旦共產黨人殺到,廣州的「解放 浩劫」與「共產災難」必會在香港重 演,可以想像他們此刻的心情。

      今日中國大陸落在有毛澤東心態的習 近平手中,與從前的江澤民、朱鎔基、 胡錦濤、溫家寶時代完全不同,甚至有 漸惡化的跡象。毛共時代的兇殘必會在 大陸重現,這就難怪香港人此刻主張香 港「獨立」了。

      其實在中共的意識形態主導下,任 何一個與中國大地有關聯的自由地區都 對「和平統一」和「和平發展」憂心重 重。因此他們認為,可保未來安全的方 法就是「獨立」。台灣如此,香港也如 此,從這個角度看,我們憑什麼反對「 疆獨」與「藏獨」?我相信全中國各省 只要能擺脫共產黨統治,都有「獨立」 訴求。因此六十八年這樣長一段時間 裡,大家都看到或體會到共產黨制度的 可怕。即使「一相信黨,二相信人民」 的共產黨人,只要有辦法都設法轉移財 產移民遠遁,甚至懷孕的婦女都想盡辦 法把子女出生在美加紐澳地區,而香港 也成為孕婦的寶地。

                                                                                                             紐約.李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