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李小龍死得早 香港名作家: 陶傑

 

 多年前,美國國會舉行聽證會,邀請「中國民主之父」魏京生作供,在席上演出了一幕中國人的內鬥的好戲。另一位民運份子王希哲在國會聽證會即將結束時,忽在席間起立,指斥魏京生「沒有資格為中國民主黨發言」。王希哲一臉古肅,大義凜然伸臂控訴魏京生的神態,有點像革命現代樣板戲虚紅燈記虚裏李玉和在刑場上怒罵日本鬼子鳩山的一幕,大有「砍頭不要緊,只有領袖真,除了我一個,還有什麼人」的「老子天下第一」的共產黨氣魄。

          「既生京,何生哲」王希哲的憤怒,在中國人的政治環境裡,當然不難明白。王希哲大鬧國會事件,有如婦女之月事來潮,早在落紅之前,便有胸悶腹痛的生理徵兆。魏京生蒙美國人提拔,到國會去作供,得此「中國人的光輝」的殊榮,其成就可與打入荷李活的第一位華人演員成龍相比擬,被拒諸於門外的王希哲,在大鬧國會之前,也早有胸悶腹痛之兆。此一徵兆,反映在「兩巨頭」的「對話」上;

          王:你的聯席會議搞的那些宣言文件,還是把你捧成什麼「當代最傑出的」、「世界最廣泛承認的」、「不可替代的民運之父」,這些都由你主持的會議通過了。什麼不可代替?民主就是可以替代嘛?不可代替還搞民主幹什麼?

 

 魏:那是一些西方朋友搞的

          王:但你要有一個明確態度。

          魏:對這些西方朋友,我不能潑他們冷水。

          王:也許西方人接受,但你會失去很多朋友,他們怎能接受你為「民運之父」呢?

          (編按:摘錄自虚明報虚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廿九日虚世紀虚版,王希哲供稿的兩人「對談」。)

          王希哲看來最受不了的,是魏京生頭上那頂「民運之父」的皇冠。在魯迅筆下的阿Q的那種「我是你爸爸」纏繞千年的父權社會情意結裏,魏京生被洋人黃袍加身的冊封為「民運之父」,讓王希哲糊裡糊塗的做了魏京生的一顆小小精蟲,此一屈辱自是不可謂不大。

          王希哲之坐牢,在一九七四年,他與另兩人發表了「李一哲大字報」,以批判林彪之名批判毛澤東。魏京生的虚要民主還是要新的獨裁虚,出現在一九七八年的北京西單民主牆。按編年先後而論,李希哲確實比魏京生「癡長」了四歲,正如李登輝總統說,中華民國比中共成立的還早,中華民國才是中共的老爸一樣。在中國人社會,誰是爸爸,誰是兒子,有如中共領導人出場的排名先後次序虚毛澤東、林彪、周恩來、陳伯達、康生、江青、張春橋、姚文元、謝富治、黃永勝、吳法憲虚,一點也含糊不得。

 

          王希哲比魏京生出道早,兩人同時「打入荷里活」,卻只有魏京生讓「荷里活」垂青當了新片的男主角。九泉之下的李小龍,看見成龍今天的風光,代入「王希哲情結」,鬼魂夜訪成龍,可能也有這樣一段「對話」:

          李小龍:荷里活影評人的那些文章,把你捧成甚麼「當代最傑出的功夫影帝」、「世界最廣泛承認的華人拳腳武打影星」、「不可代替的血肉之軀」,這些都由你在美國的記者會上通過默認了。什麼「不可代替」?你成龍能替代我李小龍嗎?你開創過截拳道嗎?我在美國演「青蜂俠」的時候,你在哪裏?

          成龍:那是一些西方朋友搞的。

          李小龍:但誰才是功夫之父,你要有一個明確態度。

          成龍:對這些西方影評界朋友和製片商,為了電影賣座,我不能潑他們冷水。

          李小龍:也許美國人接受,但你會失去了像我和其他龍虎武師一大幫朋友,他們怎能接受你為功夫之父呢?

          可幸的是,李小龍死得早,今天在成龍成為美國影星的時候不會大鬧荷里活,王希哲也不會截拳道,沒有在國會把魏京生踢個嘴啃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