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鋒:從李肇星外型想起

有人告訴我,最近才被免職的中共「外交部長」李肇星是北京大學畢業,受過西方文明教育洗禮,會說外語。這種說法令我不勝訝異:這樣背景的人為什麼表現得如此粗鄙、如此庸俗、如此膚淺、如此醜陋?李肇星不論在什麼場合出現,都給人留下這樣的印象。若說中共外交部無人,那麼,公開亮相的外交人員,包括每天出來發言的幹部,一個個都口齒伶俐、儀表不俗。中共高層之所以欣賞他,把他弄來對抗外國人,大概是屬意於他的「愛國情懷」與「鬥爭勇氣」。因為與列強交手,與帝國主義對抗非要這種有江湖味、草莽氣的粗曠漢子不可,否則洋夷不會向共產黨人低頭!

因此李肇星一點也不需要藏拙,為了革命需要必須經常出面獻醜,即使言談從粗暴改變成細膩,也讓人有矯揉造作的感覺,與他的難看外表完全不符。

要知道,今日的中共政權,已非當年延安、井岡山的盜匪集團,他們置身於文明國家之間,應該收斂起當年土八路的本色,讓自己溫文爾雅地與外國人周旋,這樣才能讓外人對五千年的文明古國信服,才能改變對共產黨人窮凶極惡的印象。但李肇星此人偏偏就犯了土八路與盜匪模樣的毛病,把這種人送上外交舞臺,豈能不丟人現眼、喪盡國格?因此這次叫他下臺,證明中共已知道什麼叫做文明。

記得今年在北京兩會期間,李肇星這個土八路開了一個大型記者會,華洋新聞工作者雲集,大家都想看看李肇星怎樣表演他的紅衛兵氣概,結果出乎意料之外,李肇星居然低聲下氣,把自己打扮成溫和冷靜、斯文有禮的模樣。本來以為他這樣做會改變一向給人蠢血上升、豎目瞪眼印象,結果不然,在熒光屏幕上,但見他左右搖晃,前仰後合,溫和得有點做作、斯文得十分離奇,給人總的印象是沐猴而冠、婢學夫人。也就是說,穿龍袍不像太子,的確是「望之不似人君」。

中共宣傳機器--中央電視臺,在兩會召開期間,鏡頭對準那些共幹、軍頭,按地位、級別的次序逐個亮相。所有這些所謂「黨和國家領導人」,除了胡錦濤儀表端正、溫家寶和藹可親之外,其他一個個如非獐頭鼠目就是癡肥臃腫、面目猙獰。十三億中國人落在這些人掌握的國家機器下,焉得不灰頭土臉、焉得不家破人亡!

從李肇星再往上推到毛江周劉林等人的年代。那些人一字排開,穿著垮鬆的中山裝,戴上皺巴巴的列寧帽,一個個看去像是童話寓言中的山精水怪、牛鬼蛇神,難怪他們後來都在文革中受盡折磨、傷亡枕藉。看來,中國傳統的「麻衣相法」還真有幾分哲理與真理。

看中央電視臺,經常可見中共所謂的「人民解放軍」與「武警」操正步在天安門亮相。本來軍人從儀表、服裝、舉止都應該給人有威武豪邁的印象,可是那些「人民軍警」穿著寬鬆長擺的軍裝,中間橫一條寬皮帶,大盤帽下有一條膠帶拉到下巴後面,形容猥瑣,走起當年蘇共軍人的正步,下襬搖搖晃晃,不但不威武,而且有點娘娘腔的感覺。想不到這些所謂「軍人」竟在八九年的六四屠城中顯露威風,殺得那些手無寸鐵的青年學生雞飛狗跳、血流遍地,令人驚奇意外不已。對比起來,同樣是炎黃子孫的台灣、香港軍警就威風多了。他們的制服裁剪得面目俊朗,因此顯得畢挺威風,不論操練走正步,有板有眼、英勇神武,不需要開槍開炮就已經產生震懾的作用。難怪這兩個地方還沒有出現過血流五步、屍橫遍野的鏡頭。

從共產黨幹部到軍頭的表現想到,他們與文明世界還有一段相當遙遠的距離,「漢唐盛世」云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