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揚假抗戰史不得人心 全場華人聽眾憤怒聲討宣讀論文者

        9月23日,香港中華能源基金會和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在紐約共同舉辦抗日戰史論壇,法拉盛華人期望能夠再現真實的全民浴血抗敵,取得最後勝利的史實,為國家統一和永續發展奠定基礎。筆者躬逢其盛,深受教益。

          抗日戰爭親歷者郝伯村上將首先做主題演講,指出:中國的抗日戰爭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最持久、最慘烈、最廣闊的戰場,我國軍民在蔣委員長領導下,付出兩千萬人的巨大犧牲,取得輝煌勝利,收復失土,取消一切不平等條約,參與組建聯合國,成為世界五強之一,使中國人民真的站了起來。抗戰勝利不屬於哪黨哪派,是全體中國人的勝利。這場歷史上唯一的以弱勝強,正義戰勝強權的戰爭,不應該繼續被刻意隱瞞和扭曲,必須正確的回歸歷史真相,向青年傳承真正的抗戰歷史,以利民族復興。郝伯村的精彩演講,博得經久不息的掌聲。

          接著台灣大學何世同教授以大量史實論證中國是唯一全程參與二次世界大戰的戰勝國,持續時間最長,犧牲最大,直至最後勝利。我國作為貧窮落後的農業國,長期積弱不振,為什麼能夠戰勝工業化的強權日本呢?最重要的是蔣委員長堅持“抗戰第一”和“抗戰到底”的決心以及“持久戰略”運用的成功。抗戰勝利不但挽救了中華民族,還有力的支援了同盟國,阻止日本西進與納粹會師,避免德日夾擊蘇聯,使盟軍順利開闢第二戰場;在亞洲戰場中國拖住120萬日軍陷入泥潭,使其無力進犯澳洲和印度,保住同盟國在太平洋的反攻基地,日軍在太平洋無法增兵,美國才贏得戰爭。正因為中國發揮出艱苦卓絕,英勇不屈的戰鬥精神,對世界反侵略戰爭做出巨大貢獻,得到國際肯定和讚賞,成為聯合國創始國,獲得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地位,中國人民驕傲的站了起來。何教授的演講獲得與會者的熱烈迴響。

         論壇本來安排華南師範大學左雙文教授演講【中共敵後戰場探討】,不知何故沒有到會,由別人代讀文稿,令與會者感到奇異。讀稿者照本宣科,宣揚中共是敵後戰場的主力,刻意隱瞞中共口頭抗日,不打日軍只打國軍的賣國行徑,還偽造抗日事跡,毫無根據的聲稱“中共游擊戰消滅了日軍一半”---等等謊言。作者罔顧史實,肆意造假,愚弄聽眾,激起與會者的極大憤慨,紛紛表達抗議和噓聲,有人忍不住要求上台批駁,會場一時大亂。經過論壇主持者一再安撫,才得以暫時平息。會後許多與會者紛紛議論中共假抗日真賣國的反動行徑,仍然不思悔改,還要在海外造假,只能暴露出當權者的頑固態度,是當前“回歸歷史真相,加強華人團結,促進國家統一和民族復興”大勢的主要障礙。

       眾所周知,大量史料早已披露:蔣委員長是抗日戰爭中眾望所歸的唯一領袖,中共也公開承認接受蔣委員長領導,放棄反政府分裂行為,參加抗日戰爭。紅軍改編為八路軍和新四軍,配屬各戰區統一領導,發給軍餉和補給。但是實際情況卻完全相反。中共只是口頭抗日,通過黨內秘密指示,命令共軍決不服從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指揮,不參加國軍主戰場作戰,以“獨立自主”為名,自行其是,分散發展,保存實力,避免與日軍衝突。毛澤東批評共軍中願意打日本的人士是“幫助國民黨”,表示“日本佔領的地方越多越好”。國民政府的持久戰方針分正面與敵後兩個戰場,中共主力分散進入敵後活動,對原有的國民政府地方政權和游擊武裝,採取滲透、利用、消滅奪取領地的方針,建立起共產黨領導的政權和軍隊,大片國土淪為戰後內戰奪權的根據地。因此,中共的所謂敵後戰場,對抗日沒有貢獻,只有破壞。抗戰期間,共軍從來沒有主動打擊日軍,更沒有收復一個淪陷城市,卻發動多次集中力量突擊消滅國軍的內戰,起到助敵侵略的惡劣作用。

          海外許多有識之士,希望中共放棄錯誤的馬列毛史觀,回歸抗戰歷史真相,以利民族團結,共創國家長治久安新局面。把此次三地團體共聚一堂,探討抗日戰史,視為好的開端,不料被頑固派壞了氣氛,看來郝伯村先生的美好願望依然是任重而道遠的艱難旅程。

                                                                                                紐約求真2016.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