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監復:紅衛兵罪證,857 人失蹤名單

 

《1985 年5 月26 日北京日報》刊登了一份「 文革期間收存的存單存摺戶名」。這個名單以北京市工商銀行名義發佈。這是一份浸透了血與淚的文革受難者的名單,每一個名字後面都埋藏著1966 年紅八月紅衛兵抄家的悲慘故事。中國的北京市工商銀行的公告強調,這是「 經過多年陸續清退, 目前尚有857 件未被人認領。」這就是說857 位受難者的命運可能是很悲慘的、極為不幸的。因為從1966年8 月到1985 年這857 位被紅衛兵抄家的存戶不到銀行掛失、取款,說明血與淚、恐懼與危險嚇壞了他們,更可能是在抄家時,紅衛兵不僅抄了存摺而且用銅頭皮帶和鋼鞭索取了他( 她) 們的生命, 因此, 這些存摺成了無人認領的財物。

    工商銀行要求「 希以上存戶見報後,辦理認領手續」 但是被紅衛兵奪走了生命的受難者永遠無法領回被紅衛兵抄走的存摺了!這857 位名單中有一位「 賀定華」 正是我母親的名字也是王友琴教授在《文革

受難者》一書名單中列入的賀定華。 我妹《妹姚蜀平在兒女祭》 載於思痛母親》一書, 已上網) 一文中, 以血與淚記述了賀定華被紅衛兵抄家、活活打死的慘狀和過程。我想存摺「 多年清退, 無人認領」 的事實,857 位被抄家的受難者名單中的賀定華是慘死於紅衛兵鞭下的事實,證明857 位受難者中可能不少人也是同樣悲慘地離開人世的。

      我鄭重建議,史學家對這個名單認真調查研究,學習王友琴博士認真《調查、 編寫出文革死難者》的研究《方法,再編出857 位文革受難者》的書來。 其目的是證明紅衛兵是犯了罪的,不應是「 無怨無悔」 自以為是「 人民文革」中的正義行動。紅衛兵打死好人、搶走存摺為什麼是革命行動? 為什麼良心一生平靜無怨無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