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黑人生活在共產制度下 韌鋒

 

馳名紐約地區的左傾份子某女士,多年前對已去世的吳弘達批評中共政權侵犯人權表示反感。除了在演講會上鬧場之外,還在演講中罵美國如何侵犯黑人及印地安人的人權。言下之意是說,美國侵犯人權的記錄與中共政權是半斤八兩,美國有什麼資格對中共侵犯人權說三道四?

這名來自台灣的親共份子為中共政權開脫的話,曾刊在中共紐約喉舌上,使得批評中共侵犯人權的美國華人啞口無言。他們大概以為,既然滿口仁義道德的美國人都任所欲為的侵犯黑人人權,那麼,中共政權侵犯中國人的人權有何不可?為什麼大家一天到晚在中共政權侵犯人權上做文章?   我對美國政府或中共政權如何侵犯人權沒有興趣研究,我有興趣的是:

美國人怎樣侵犯黑人的人權?

我在美國生活四十多年,聽過不少黑人在美國被歧視的故事,也知道黑人在民權運動尚未抬頭之前,地位低下,飽受欺凌。但近半個世紀來,美國人在人權思想衝擊、教育程度提高、法律規範嚴厲的狀況下,黑人地位不但提高,連帶惠及我們這些少數

中少數的亞裔民族。美國有三億人口,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移民,有一百八十種以上不同的種族,但白皮膚的民族是美國社會的主流,為了保障少數中的黑人,不論讀書、工作,都有法定名額,也可公平享受國家應有的權益,相對也盡國民應盡的義務,基本上與其他民族一

樣絕對平等。

由於美國是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任何一個種族的人都可享受到自由民主的生活,在法律範圍做自己想做的事,遇到不公平的事,不但可訴之於輿論,甚至可訴之於法律,佔美國人口大多數的白人面對黑人振振有詞的抗爭,大多數時候都肯讓步,也

承認偏見不當。

洛杉磯暴動,黑人當街圍毆白人,行兇者只受到輕判;美式足球明星O.J.辛普森殺死白人妻子,陪審團投票裁決罪名不成立。一般白人雖有不滿,也只是私下嘀咕,不敢公開有

所表示。美國政府的福利制度,大多數惠及黑人,原因是黑人生活在貧窮線下的比例較高,貧民區聚居也以黑人居多,為了負擔這些黑人貧戶的生活,政府責任十分沉重,但又不可以推卸,政府當局認為,導致黑人質素低下是基於教育問題沒有解決,只要多給黑人受教育的機會,就自然可使他

們脫貧。

事實上,在美國社會各階層有不少表現卓越的黑人,尤其在運動與娛樂事業上,黑人可以說佔盡優勢,其中有不少黑人的收入還是天文數字。在機會均等的美國,任何一個人種只要肯求上進,絕對可以出人頭地,在

法律面前完全平等。

當然,黑人在美國被歧視的事並不因法律的限制、道德的約束、輿論的制衡而減少。但是比起亞裔,甚至可以說是比華人充分,黑人的社會地位比華人好得太多。華人在美國受歧視,生活在美國的左傾份子為什麼不出面為自己同胞被欺凌出頭?相信任何一個在美國生活的華人,不論他是第一代、第二代或第三代,都曾遭受過白人、黑人的漠視與歧視。即使居住在紐約的華人,幾乎每天都有人遭到黑人及波裔不良份子劫掠、欺辱、姦殺。左傾份子中英文程度都不錯,不妨去警察局查看一下報案紀錄,就可知道這些真相,他們為何不在白人社會為我們華人求一個公道?大可不必拿黑人做話題,歪曲美國有良心的人為中國大陸人權對中共政權的杯葛而出

頭。

不過,不論少數民族(包括黑、紅、黃等)在美國多麼委屈,多麼可憐,美國政府從來沒有禁止少數民族受教育,不准少數民族就業,限制少數民族戀愛結婚,更不會拿少數民族

當作政治鬥爭的待宰羔羊。

就在狂熱親共的年代,也是親共保釣份子七0年代去大陸求見周毛的時代,中共在大陸正嚴格區分中國人的背景成份。紅五類份子可以盡情的欺負黑五類份子,而所謂黑五類份子,則是指那些出身於資產階級或地富反壞右家庭的子女。雖然他們也生長在紅旗下,但卻被中共政府公開宣佈不准他們求學、工作、戀愛、結婚、成家,當然更不准他們出任公職,擔任黨政工作。他們甚至被迫鬥爭自己父母,並與自己的所有長輩親屬劃清界線。            少數民族在美國,只要你有本事,肯求上進,你可以出將入相,問鼎白宮,不但攀上公司企業的最高位置,而且進入政府決策階層,甚至可以像歐巴馬那樣入主白宮,這種現象說明,美國的機會均等超越了種族的

偏見。

反過來想想,假如黑人生活在中國大陸共產制度下,不要說法律不會明文規定加以保障,甚至可能因天生黑皮膚被打成「黑五類」,不但受歧視欺凌,還可能被批鬥殺害。假如黑人在中國大地上犯罪比率如同在美國社會一樣,可以肯定,政府不會公平對待,老百姓也會因偏見、歧視,給他們打擊。要說歧視,中國人社會(尤其是共產制度)歧視是公然為之,一旦被共產黨認為成份問題就喪失生存的權利,被視為「政治不正確」,終生無法翻身。中共統治大陸66年來,這種情形普遍存在,眾目所視,左傾份子不可能不知道。

認同共產制度的人反對受赤難華人到海外指責共產黨侵犯人權的惡行,左傾分子不但不同情,而且公開責罵他們不愛國。

既然那些左傾分子認為美國比共產中國更侵犯人權,那麼他們應該立即放棄美國籍或留居權,義無反顧返回他們的“祖國”過“幸福生活”。但他們卻死賴在美國,過著比大多數華人舒服的資產階級生活,這是什麼道理?

                                                                                                                                                                                                                                                   羅子

 

 

<後接第四版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