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文人余杰為極端台獨揚聲---兼評「流亡在台灣的清國奴」李敏勇

 

以「台獨基本教義派」姿態在台北台獨圈中崛起的作家李敏勇,2012年8月14日在「自由時報」撰文抨擊撰寫「巨流河」的老作家齊邦媛女士,罵她是「流亡在台灣的中國人」,認為已經在台灣居住了五代的齊女士不是台灣人。但據我所知道,李敏勇也不是台灣人,他的家族從大陸到台灣南部去住只有十幾代,他又有什麼資格做台灣人?如果一定要為他定位,他應該是「流亡在台灣的清國奴」。

而「流亡在台灣的清國奴」李敏勇,最近卻為被中共監視、囚禁、毆辱,打聾的中國大陸作家余杰出版的一本新書寫序,並在台北與到訪的余杰對談。這與台獨份子一向把在海外反共華人全部打成「國民黨特務」不同,他們也開始敢與中共敵視的異議份子接觸了。

自稱詩人的李敏勇,曾經是台灣在七零年代的台獨旗手、居然在我母校國立中興大學畢業,曾經與「流亡在台灣的中國人」曹又方女士合辦「圓神出版社」,並成為台灣出版業的「頭面人物」。經常在台獨傾向的「自由時報」上撰文宣揚台獨理論,看不起「流亡在台灣的中國人」!齊邦媛女士出版的「巨流河」轟動台北,內容是記述台灣光復後她家人在台灣奮鬥、創業,為台灣建設盡心盡力的故事。因此,她對李敏勇無端抨擊的反應是:「不要再說我是流亡在台灣的中國作家」,因為大陸人都說她是「台灣作家」,但李敏勇卻以台灣人自居把她排除在台灣之外,其居心之惡毒,用句之無恥,令人反感痛恨。沒有想到,他最近卻與真正「流亡在台灣的中國人」余杰相談甚歡,甚至惺惺相惜,令人深感意外。

已經九十歲的齊邦媛很可憐,希望別人把她當作「台灣作家」,偏偏李敏勇排斥她。李敏勇的說法就連當年做過台獨組織領袖的康寧祥也不以為然,網上更是一片批李敏勇之聲。李敏勇曾在陳水扁做中華民國總統時獲頒「國家文藝獎」,因此他對阿扁被國民黨「迫害」關入獄中痛徹心肺,認為阿扁被國民黨「政治迫害」,因此與以國民黨為首的外省人仇大苦深。於是「借民主之名,行鬥爭之實」。其實,李敏勇也知道,今日在台灣的國民黨內,百分之八十是台灣本土人,也就是台灣閩南人與客家人,不再是「流亡台灣的中國人」。

余杰為了討好極端台獨份子自以為客觀一離開大陸經美國到台灣就立即廣泛與極端台獨份子串連,痛罵保護台灣免於被中共「血洗解放」的蔣中正先生,否定孫中山先生的歷史地位,罵孫中山禍國殃民,是暗殺宋教仁的兇手,其用詞之惡毒,與他敦厚的外貌相反。使曾經幫助過他的海外華人痛心疾首。但更令人厭惡的是:余杰在台灣親共的「時報出版社」出版的書中,對在台灣臭名昭彰的幾位極端台獨份子吹捧不遺餘力,在痛批蔣經國同時,還造謠說他的兒子蔣孝文是死於梅毒。又把「六四」與「二二八」相對類比,認為是國共兩黨製造的血案。這種信口雌黃的說法,使人懷疑他過去評共的文字究竟有幾分真實性。

我認識余杰,曾經同情他,甚至掏腰包請他吃飯,駕車與他遨遊紐約市區,頒獎金給他,送禮物給他,到處為他宣揚捧場。直到看完他那本在台灣出版的書,使我對他深惡痛痛絕。我得到的結論是:中共痛恨的人,不見得都是好人。其中也有不少類似台北李敖一樣的文痞、流氓、惡棍!
 

羅思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