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正:毛共為何整肅知識份子

毛澤東死後幾十年來,網上有許多文章透露,毛在位期間經常以種種政治運動整肅,殺害知識份子,因為他當年在北大圖書館做助理員時遭到北大學者傅斯年,羅家倫等人漠視冷遇,懷恨在心,一旦大權在手,便開始向知識份子開刀,弄到他們一個個家破人亡,死於非命。

當然,大陸赤化六十多年來,知識份子被整被害之多之慘,空前罕見,這當然是毛澤東的苛暴變態所造成的,但也與他當年被學者、專家、「知識份子」冷落甚至歧視有關。反過來說,大陸受害知識份子之所以頻遭不測,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咎由自取,他們既無自知之明,也無對共產黨認識的智慧,因此,當毛的利箭射出,當共產黨的千斤頂壓下來時,他們已來不及走避了。

六十四年來,中國大陸被整死的知識份子數以百萬計,其中知名的知識份子如郭沫若,馮友蘭,金岳霖,熊十力,翦伯贊,老舍,巴金,梁瀨溟, 田漢, 吳宓, 王拓, 費孝通,冰心,吳文藻,丁玲,傅雷,季羨林、、、那一個不是燈蛾撲火,自找死路,令人意外的是,當這些人中有一部分受盡磨劫倖存,不但不敢怨責,也不敢對當權者說不,相反自認罪有應得,把施暴者當作「錯打子女的娘親」,繼續向毛及他的幫兇頂禮,至今還沒有見過有人站出來說一句良心話,當然更不要說非議製造禍端的毛左份子。

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在中國大陸被整肅的知識份子不敢反抗,是基於對中共的苛暴恐懼,為了保命,只有低聲下氣噤若寒蟬,令人意外的是,生活在海外,不受中共暴力威脅的知識份子,不但對大陸受害知識份子的災難無動於衷,甚至還在自由地區對中共的暴行讚頌,甚至於拿歐美護照去中國大陸向毛共唱讚歌,回來後還寫下許多肉麻吹捧中共「德政」的謊言文字,其中雖有一大部分後來改變看法,開始對海峽兩岸國共兩黨以中間立場各打五十大板,藉此來表示他們已中立客觀,不偏不袒。大陸易手前,中共政權在蘇區( 也稱解放區)被國民黨圍剿之際,已暴露出他們兇殘的手段,多少嚮往共產主義,討厭國民黨的年輕人,居然毫不猶疑的投奔去延安,這些人在黨內整肅行動時,被土共八路當做國民黨特務加以殺害,並在蘇區對老百姓展開一場場殘酷的清算鬥爭,許多人因此死於非命,這都是毛澤東製造的血腥罪行。

毛澤東之所以對知識份子迫害的如此殘酷,固然與他的變態,凶暴性格有關,但也是知識份子低能弱智,毛澤東是何等聰明的人,當他統治中國大陸大權在握後,曾經展開種種政治運動來整肅、殺害知識份子,剩下的知識份子一個個垂首貼耳,對毛言聽計從,溫順無比,他們大力討伐「舊社會」與「蔣氏政權」,對國府擺出一副仇大苦深、不共戴天的姿態,這種對比,毛都看在眼內,他很清楚,在蔣介石統治下的舊社會,對知識份子優禮有加,拉攏討好,不遺餘力,讓他們享盡舊社會的特權,而在共產黨統治下,工農兵掛帥,知識份子地位遠不如「工農兵」,可以猜想他們明顯在掩飾內心的想法,對毛與共產黨的奉承,很可能是虛情假意。於是毛心生一計,來個「反右運動」,讓知識份子露出真面目,再加以整肅殺害,這就是毛說的「陽謀」。在反右運動中,有數百萬知識份子人頭落地。這是當年投機知識份子所想不到的後果。

你可以說這是知識份子認賊作父的報應,可是,到了今天,大陸及海外的知識份子並不因此而覺悟,他們重蹈五十年代前的覆轍,對那個「馬克思加秦始皇」( 毛澤東語)的政權繼續吹捧,大陸的毛派文人、海外的左傾學者,仍繼續為毛招魂,並表示要恢復毛時代的生活,把所有對毛有異議的人打成「漢奸」,「賣國賊」,他們不知道,真正的「漢奸」、「賣國賊」正是他們所推崇的毛澤東這個人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