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正:台藏為何不同病相憐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去台灣為八八災民祈福﹐引發政治紛爭﹐泛藍團體冷漠以對﹐激進統派列隊抗議﹐這是多元化的民主社會常態﹐但卻令海外反共華人有不同的反應。

我認為﹐站在同被共黨迫害的立場﹐台灣及西藏應該是同病相憐的兩個地區﹐西藏雖已赤化﹐但達賴不受他們約束﹐並以柔性的對抗使中共暴戾面目暴露在西方國家之前﹐因此中共對他深惡痛絕﹐把他形容為「人禍」﹐而台灣雖未被中共「解放」﹐但它的存在卻給中共帶來嚴重威脅﹐尤其是台灣的自由、民主、法治給中國大陸人民帶來求變想像﹐因此他們堅持要把共產黨那一套移來台灣﹐把台灣納入他們的制度下達成中國統一。

台灣的統派人士中﹐有一部份其實是親共份子﹐包括政治和尚星雲法師在內﹐他們恨中共所恨﹐愛中共所愛﹐因此他們反對達賴訪台﹐詬罵反共的法輪功﹐甚至扯起中共五腥紅旗來強調自己「愛國」﹐真是匪夷所思。

我不喜歡民進黨中的極獨份子﹐也反對民進黨的政客的護扁言行﹐但對藍營中人向中共傾斜更為不滿﹐民進黨雖不好﹐但執政黨和反對黨是民主體制中不可缺少的制衡力量﹐而中共則是一個禍國殃民而且想吞併台灣的邪惡政權﹐藍營中人輕重不分﹐善惡不明﹐ 自會嚐到「解放」、「共產」的惡果﹐問題是陪葬的二千三百萬台灣人多麼無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