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后:評香港左傾報章-大公報

在非共地區出版的華文報章,為了討好中共,經常引用在香港沒有銷路中共黨喉舌-「大公報」的「新聞報導」與「政治評論」,這與上世紀四九年後一些受中共迫害或與和中共有殺父之仇的文人投入業已左傾的香港「大公報」懷抱工作,公然「為虎作倀」,「為共張目」的表現一樣令人齒冷。

不錯,在一九四九年之前,也就是國府尚未撤離大陸之前,「大公報」確是一份了不起的報紙,也是中共報業史上最值得自豪的報紙,但自從中共叛亂奪權成功,這份報紙就如良家婦女落入黑社會人口販子手中,被「改造」成一個淫蕩墮落的敗花殘柳,已無往日風雲,失去「不黨,不賣,不私,不盲」的傳統風骨,完全變成一具紅色宣傳機器,黨棍喉舌,令從事新聞工作者扼腕痛惜不已。回想民國時代的「大公報」主持筆政的張季鸞先生,他的見解,魄力,才華,操守,使大公報成為當時中國報業的典範,國際揚名,眾口讚譽,若非中共竊國,這份報紙必然沿襲傳統,堅守原則,保持它權威大報的筆彩。可惜,當河山變色,共產當道,它不幸落入比黑社會更可怕,比人口販子更惡毒土八路手中,變成一具行尸走肉的「黨喉舌」。

一九四九年大陸淪共後,所有「舊社會」的傳媒,根據國際共產慣例,均被「黨喉舌」代替,中共黨內的老狐狸周恩來則主張把這份權威大報弄去香港復刊,把他變造成黨的「宣傳機器」,由投機親共的費彝民主持,費用由「黨和人民」支持,目的是為中共在海外做統戰,從此,這份報紙被生活在自由地區的華人稱之為「左報」,與香港另外兩份報紙「文匯報」、「商報」成為三份親共的報紙,大公報居首是「正宗」,於是它汙染報業,禍延香港,根據香港的民意調查顯示:大公報的可信度分數排行最低,已失去新聞報紙的資格。費彝民是一九三零年進入天津大公報工作,得到張季鸞的重用,也被中共在天津的地下黨吸收,一九四八年,周恩來指派他到香港負責香港大公報的工作,迎接所謂「新中國」成立,從一九四九年開始,費彝民成為周恩來所重視的香港統戰工作主力,許多從大陸逃到香港的難民,居然不在乎共產黨殺害了他們的家人而賣身投靠到大公報工作,其中最有名的是武俠小說名家金庸與梁羽生,其次是從桂林大公報出身的羅孚及周榆瑞,你可以說他們是為了理想,或為了生活,因為五十年初來港的大陸難民太多,而香港地狹人稠,謀生困難,找工作不易,只好委身事賊。

原名查良鏞的金庸,出身於浙江海寧世家望族,他的父親查樞卿受過西洋教育,但經商成功,家底豐厚,家鄉有農田三千六百畝,租地耕作的農戶超過百戶,他不但是特大的資產階級,更是特大地主,是中共雷厲風行展開「鎮反」、「土改」要消滅的對象,於「人民解放軍」以「抗糧,窩藏土匪,謀害幹部」罪名,不經審判立即槍殺,這是中共解放大陸後的司空慣見的暴行,沒有人敢查問、追究,家人親友恐受牽連,四散逃走,幸虧查良鏞早在一九四七年已去了香港,加入大公報。

一九四九年,中共以「大公報」有聲望,決定全面接收這份報紙,利用這份報紙在香港做統戰工作,金庸四九年後仍留在大公報,其間一度想加入中共政權從事外交工作,儘管中共殺害了他的父親,他仍想利用自己外語能力為中共做外交工作,達到他做外交官的夢想,當他到北京報到,才知道講究出身成份的共產黨人對他沒有興趣,他只好又再返回香港,繼續在大公報從事編譯電信工作,之後又在大公報附屬的「新晚報」寫武俠小說,奠定了他日後飛黃騰達的基礎,令人意外的是,另一名武俠小說名家梁羽生的父親也是被中共殺害。但他像金庸一樣同為殺父仇人效命,不過梁羽生沒有金庸那樣積極。香港「大公報」從費彝民到金庸,到羅孚,都是民國時代大公報的人,但他們都自願為染紅的大公報做事,為中共在香港從事統戰工作。香港「大公報」在一九六七年五月的香港暴動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在「反英抗暴」的口號下煽動香港「土共」效法大陸文化大革命的紅衛兵與造反派起來鬥垮港英政府,收回港澳,解放台灣,把革命的火焰燒向亞洲再燒向全世界,他們把制止暴動的港英警察形容為「白皮豬」,華裔員警稱為「黃皮狗」,所有反對暴動的市民都被罵成「漢奸」,「賣國賊」,他們到處放置炸彈,炸死不少港人,並把在香港商業電台抨擊左派的播音員林彬兄弟殺害,「大公報」在殺人後宣稱這是「香港鋤奸」行動,在彈煙四起,殺聲震耳之際,「大公報」扮演了指導角色,因此港英當局決定向「大公報」下手,除了上門查抄,還逮捕大公報記者黃澤,判了他五年徒刑,並決定把一批知名左派人士拘捕,以「不受歡迎」的名義遞解出境。

在抗日戰爭期間,卓有表現的「大公報」竟在多年後成為中共暴政的幫兇,並成為香港市民眼中的共產喉舌,不但銷路銳減,商人也紛紛撤除廣告,大公報在香港生存,全靠黨中央資助,就像大陸的「人民日報」一樣,被讀者唾棄。

現在香港的「大公報」是由大陸派去的共幹姜在忠掌管,依然是滿紙荒唐言,他歪曲事實,顛倒是非,但中共黨中央仍然堅決支持,而姜在忠此人居然響應此刻身陷牢獄的薄熙來在重慶發起的「唱紅打黑」,就在王立軍逃入美領事館求庇護的前一天,還在香港大會堂搞了一個唱紅歌大會,他親自到場表明支持,高叫支持「重慶模式」。

儘管當年大公報許多骨幹如羅孚、金堯如,周榆瑞等人已經覺悟,背棄中共,但姜在忠仍然對中共效忠,沒有想到他站錯邊,居然倒入薄熙來的懷抱中取暖,因此,此刻港人認為,中共當權派整肅極左派的劍頭很快會指向他。姜在忠今年五十一歲,原是新華社內蒙古分社社長,後透過關係調到香港主持「大公報」,他曾經在一次訪問中提到當年大公報的名記者范長江,他說,他到大公報最想學習的是范長江精神,他會沿著范長江走過的路走下去,姜在忠大概不知道,范長江是在大陸國民黨時代成名立業的新聞記者,被中共吸收為「解放」事業幫兇,大陸解放後,他曾經享受到「解放果實」,但到了文革逃不過浩劫被整肅,中共把他下放到農村勞改,遭到精神肉體雙重折磨, 痛不欲生,最後投井自殺,死後因「自絕於人民」遭到中共批判,直到毛死後才得到平反。

香港「大公報」不是當年在大陸的「大公報」,姜在忠沒有本事,也沒有當年的環境,學不到范長江的成功,在共產黨控制下,很可能像范長江一樣遭整肅,死無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