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阿修伯先生進言 李勇

 

 

好友阿修伯傳來一個訊息說,今年四月底,台北中央研究院研究員吳重禮做了一個最新民意調查,發現有過半台灣人對中國印象差,自認是中國人者占百分之四點六,而自認是台灣人的佔百分之五十四,對比懸殊,

台灣人都不願意做中國人。

無獨有偶,香港中文大學也做了一個民意調查,港人自認是中國人的不到百分之十,而自認是香港人的佔百分之七十。這說明香港人也不願意

做中國人。

而在美國的中國人更不用說,他們幾乎百分之九十以上來美國居留滿四年,立即宣誓入籍美國成為美國人。只有來自台灣的中國人仍保留中華民國籍,自稱是「雙重國籍」美國

人。

大陸的人更積極,只要經濟條件許可,不惜花大錢讓妻女來美國生兒育女,讓下一代一出生就成為美國人,不讓他們做中國人,因為做中國

人太可憐也太可怕。

事實上,這些不願做「中國人」的華人,包括阿修伯和我,卻經常自認是中國人,用中國字寫稿,吃中國飯,保留中國文化傳統,並以做中國人為榮。但是我們心目中的中國人,絕非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人,因為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人,過去六十六年來在「解放浩劫」與「共產災難」中嘗到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之苦,只要有辦法,不惜冒生命危險偷渡出境,

非法在非共地區苟活。

但是目前中共在國際上普遍被認為是「中國」,大陸出來的人都被說成是中國人,因此當你自稱是中國人,別人立刻以為你就是共產黨人,就是想偷渡潛入美國非法留居的中國人。阿修伯從台灣到美國已逾一個甲子,難道不 知道這個事實?

早在美國花生總統尚未承認中共是中國之前,我們在海外最喜歡唱 的歌就是「龍的傳人」、「只要有 我在中國一定強」、「我有中國 心」,每個人唱起來都熱淚盈眶,熱血沸騰。到今天,我的書桌抽屜還有一大批可供張貼的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上面有英文字樣寫著:”KeepFree     China  Free.”可以貼在紐約許多電燈柱或是廣告啟事的牆壁上,都以做中國人為榮。

但是自從中共混入聯合國取代中華民國,美國承認中共代表中國,所有來自台灣的中國人寫信回台灣,如果寫上”Republic       of         China”這些信 就會被美國郵差送去中國大陸,被中共以反動為由沒收焚毀。於是,寫信去台灣只寫`’Taipei,Taiwan.”如果  寫中華民國,就用R.O.C.,這樣郵差就不會有誤。

九七之前,我在美國有人問我是 從什麼地方來,我都說中國或香港。但九七之後,我會說,我是中國人,但來自台北,不再說香港。

中共方面並不因此放過,「黨中央」規定所有黨控制的宣傳機器---- 傳媒及對外文件,提到香港必加上「 中國香港」,說到台灣就稱「中國台灣」,令人既反感又惡心。尤其台灣 來的人對無緣無故給加上一頂紅色的馬列帽子,很不舒服。

其實我們在自由地區生活的中國人才是真正的中國人,每個人都敬天祭祖,都說死後見列祖列宗於地下。但在大陸被中共洗腦的人不同,他們崇敬馬列,熱愛共產,一個個都說死 後去見馬克思。他們當然知道馬克思是英國生長的洋人,說英語、德與、希伯來語,不會說華語。但崇信共產黨的人卻想死後去見他,只是不知他們如何與馬克思溝通?馬克思願不願意理他們?這真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

因此,我勸我的朋友阿修伯不要擔心中國人數典忘祖。只要有一天, 共產黨垮台,中國大陸紅霧消蔽,一個個中國人都會如蔣中正先生在台灣所有國民小學校門寫的句子:「以做 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為榮」,那時 候,外國人就不會用異樣眼光來打量我們了。

至於台灣出現崇日潮,也有人希望借美國之力消滅中共,還十三億中國人自由,這與中華民國先總統蔣公當年的構想一致。蔣公早年甚至把日本侵略軍頭頭岡村寧次等一批日軍請去台灣訓練國軍,計劃完成反共復國 的使命。可惜出師未成身先死,長使蔣公淚滿襟!難道蔣公不愛中國?

所有這些借美日之力消滅共產的中國人,都不是大陸五毛黨孔慶東、司馬南口中的漢奸、賣國賊。阿修伯 大概不知道,「愛共愛國」到發狂程度的司馬南早已悄悄把妻子送來美國,在華府定居,說不定早已入了美國籍,成為道道地地的美國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