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羽:華人社區的怪現象

在紐約某大學教書的華裔學者最近參加一個座談會,與座談會上另外幾位學者一同發言,結果次日華文報上只刊登了其他學者的發言,沒有把他的高見刊出,甚至沒有寫他的名字,後來,該學者打電話質問該華文報紙的採訪主任是不是對他有偏見?又或者他的言論有什麼不妥?

在華文報紙擔任採訪工作的人,經常會遭遇類似的質問,也常常因此得罪新聞對象,因此他們除了應付沈重的採訪工作外,還得費盡唇舌向新聞對象解釋,希望他們不要誤會。但是,那些喜歡誤會的人卻一直誤會下去。

導致上述困擾的原因,不外是出風頭的心理作用,在華人社區,愛出風頭,希望姓名見報的人很多,他們參加座談會爭著發言,有什麼活動又忙著亮相演講,遇到有高官從大陸或台灣來,還奔走於機場、酒店於歡迎宴會之間,然後以僑領身份向那些高官作效忠表態,目的無他,除了證明他們在華人社區有份量外,還想得到高官垂注,讓他有機會獲免費招待回國驕親傲友,或者給他們一個委員、顧問的頭銜。

有上述心態的華人學者名流,最關心報紙是否刊登有關他登台演講,座談會發言的照片或消息,如果沒有,則不斷打電話拜託,假如報社因稿擠刊不出消息,便打電話向報社抗議要求道歉,否則絕不罷休。
美國華人社區日子單調,而在番邦生活十分寂寞,碰上喜歡熱鬧,不甘寂寞的人,便想盡辦法找出風頭機會,然後把報上有關他的消息剪存,驕親傲友。在這樣積極的需求下,報紙如果不能滿足,後果可以想像。

其實從事新聞文化工作者,不應有這樣濃厚的名利心,問題在,當這些新聞文化工作者衣食無憂之後,便很自然的把所有時間放在追逐名利上,對他們而言,出名最重要,誰要阻擋他們出名,他們便與誰結下相當於「殺父之仇」的怨忿。

在紐約華埠的華人社區,也有很多類似急切需要名字見報,渴望出風頭的人,他們組織社團,上台致詞,一舉一動都寫成新聞稿寄給華文報紙並附上照片,報紙如刊出消息、照片,他們認為這是寶至名貴,理所當然,絕不會對提供篇幅的華文報紙表示感激,相反,假如消息、照片沒有見報,便立即暴跳如雷,認為報社當局對他打壓,存心抹殺他,因此想辦法對該報紙整肅,報他「一箭」之仇。

有一家華文報紙的總編輯,多年前曾因漏刊某僑團活動的消息,被該僑團視為對他們有成見,有仇恨,於是不惜花錢買兇,想把該報總編輯殺掉以洩心頭之恨。好名好到這程度,已不是好出風頭可以解釋。
紐約華人社區喜歡以「教授」來抬高自己地位、名聲的酸人,他們除了參加以「教授」為名的社團外,還不斷強調他桃李滿天下的教學成就,有時甚至要別人稱呼他教授或老師。

有一個與中共統戰部往來密切的社區團體,經常邀集新舊左傾華人召開討論會時政座談會,然後發帖邀請華文報紙記者參加。為他們拍照,次日刊在報上,然後剪存印影,寄去給中共有關方面表功,說明他在海外仍為祖國效力,凡此種種,除了出風頭,還有利可圖,這就是此刻華人社區的怪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