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的 中 國 人 生 氣 了 !

 

長期以來,台灣社會 寧靜和諧, 人人溫文爾 雅,待人有禮,但在台北 有幾分文才的女作家龍應 台認為這是中國人懦弱無 能表現,跳出來「語不驚 人死不休」的寫出 「野 火集」,企圖效文化流氓 李敖的作風引起注意。於 是她又寫了一篇「中國人 你為甚麼不生氣?」的文 章,果然,產生了當年李 敖寫「老人交棒」的文章 效應,轟動一時,出版的 書刊暢銷,龍應台一文成 名,得意忘形,卻為社會 動亂埋下禍根,並在台灣 社會萌芽茁壯, 開枝散 葉,廟堂之上一片打殺之 聲,議壇內罵聲震耳,於 是群雄並起,才俊盡出。

而李敖、龍應台兩 個男女聲名鵲起, 財源 滾滾,名利雙收,叱奼風 雲,引起社會注意,眾所 矚目。果然,不少狂徒在 江湖上橫空出世,紛紛成 為當世英雄名人,備受當 權者討好,也被青年人所 崇拜。

現在,李敖、龍應台 製造的風潮已經過去,李 敖出版的書滯銷,龍應台如願得償, 被馬英九招安入閣,成為當朝二品大 官,有豪宅名車,周遊列國,備受榮 寵,但他們所掀起的波濤猶盪漾,後 效者前仆後繼,於是在大學研究所出 來的青年學者,一個個群起傚法,於 是所謂「太陽花學運」便在2014 年3 月18 日爆發。林飛帆、陳為廷及洪 崇晏三人在民進黨蔡英文加持下突然 冒出,表現得比前輩李敖、龍應台、 朱高正更為激烈,他們看準馬英九的 忍讓謙恭的窩囊個性,帶領百多名學 生,打著人民群眾旗號佔領立法院, 肆意破壞設施,高調抗議官員,果 然引起社會大眾矚目,三名暴烈之徒 迅速成名,被傳媒捧為英雄,於是他 們出入有人擁簇,公開發表演講,萬 民歡騰。被大眾奉他們為「人民總指 揮」,功蓋當權總統。他們忘記,總 統是佔多數人民選出來的領袖。

接著他們又用暴力衝擊攻佔行政 院辦公室,把內部文件掏出來破壞, 被潛伏在群眾中的「赤色共特」對外 宣稱是尋找馬英九出賣台灣的證據, 幸虧此時馬英九下令警方全力驅趕、 逮捕,阻止了暴徒深入,使暴亂停 熄,於是有台獨傾向的電視台美女 「名嘴」廖筱君小姐高叫政府「血腥 鎮壓」,並請林、陳等人在電視上亮 相,高調宣稱「人民大獲全勝」!

為了要急速成名,另外一名台灣 大學研究生洪崇晏,奮身而出,率領 百多名青年男女包圍當地警察分局, 辱罵警察,口出污言穢語,無視台灣 的公權力,使警察在行動上威信盡 失。

類似洪崇晏這種作為如出現在自 由、民主、法治的國家,非死在警察 槍下不可,如發生在極權專制國家下 場就如當年六四的天安門廣場,死在 機槍、坦克下。

但在「有民主、無法治」的台 灣,林、陳、洪三人卻一夕成名,正 如廖筱君女士經常說的:「他們已在 台灣歷史上留名,不枉此生!」

台北市警察局局長黃升勇在學運 後不久宣佈:台北的暴力犯罪較去年 同期增加一千八百二十件,等於每天 多發生六十件 。

但這種種現象,阻止不了社會日 後的動亂,接著又有一個名牌大學生 鄭捷,在台北捷運站上無故操刀殺害 在他週邊的人,導致四死二十四傷, 犯案後他哈哈大笑認罪,毫無悔意, 他知道他已經「成名」。幸虧他認 罪,不像林、陳、洪三人自以為「英 雄蓋世」,在台灣各地趴趴走,又來 紐約會見「崇拜」他們的「僑胞」。 不但不認錯,還自吹影響深遠。

鄭捷之後,台灣捷運暴力流血事 件果然又發生多起,一直蔓延到九月 十四日,台北一群男女青年,在信義 區夜店前聚眾鬧事,並當眾把一名管 區便衣刑警薛貞國活活打死,效法學 運英雄林、陳、洪三人,不把代表公 權力的警察人員放在眼上,而從事警 務工作的基層刑警則人人自危。

接著,在九月底,又有一名建中 畢業,有台灣大學土木工程系學位, 現有優職高薪的青年張彥文,因女友 要與他分手,他氣憤之下,深謀設 計,備妥凶刀,到女友住處守候,趁 她出門把她攔住,一言不合,連刺 二十幾刀,直到女友死亡為止。這種 暴力行為也是受了學運暴力刺激所 致,但背後操縱的政客與傳媒,從不 檢討,反而把林、陳、洪三人視為政 壇未來的接班人,這三個人將來如何 危害台灣無法預知,但可以肯定,在 今後很長一段時間裏,受過高等教育 的青年男女,仍會在318 學運的影響 下,做出許多使台灣社會蒙塵的暴力 流血事件,他們將會因做了這些事而 暴得大名,成為台灣名人,得到那些 政客、傳媒的推崇吹捧,直到是他們 成為「世代接班人」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