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高中學生的納粹鬧劇揭穿了意識形態附庸國的真面目

 

     台灣新竹光復高中學生為了慶祝校慶,為了效仿美國的萬鬼節(Halloween) 的變裝活動,在選擇扮演各國民族服裝中,學生異想天開,認為二次大戰的德國納粹黨軍希特勒親衛隊的服飾最酷,因此以此妝扮參加遊行,誰知他們認為搞笑好玩的活動卻掀起了軒然大波,連指導老師及校長都始料不及這個風波可以鬧到國際上,而且可以無限上綱上線,因為他們觸犯了以歐美自由左派為首的政治正確史觀-- 那就是凡是猶太人的立場都是正確的,他們的委屈,必須挹注以最大的同情,他們的利益不得侵犯,他們被納粹屠殺幾百萬人,舉世必須深切的同悲,而且這種悲情要年年講,日日講,月月講,不得有誤,不得怠慢;相對的,對於德國納粹的譴責,也要同樣的力度窮追猛打,年年打,月月打,日日打不得鬆懈。由誰敢同情納粹,或傾向國家社會主義者,無不受到他們大力撻伐。由於猶太人雄厚的政經財力影響全世界,加上在學術界的影響力,歐美各國莫不臣服於他們所塑造的意識形態政治史觀之下,以他們的政治觀馬首是瞻,不敢有違。尤其是戰後德國,戰後的一代面對猶太人都有一種贖罪心態,更不敢忤逆猶太人的史觀,所以馬上跟著以色列譴責台灣的歷史教育正確性。

       問題是,我們作為一個中華民族的一份子,臺灣是中華各民族共同建立的一個社會,我們有沒有必要跟著歐美的意識型態走?難道猶太人的意識形態就代表了普世價值觀嗎?我們做為民族的知識份子當然知道他們在歷史上受了不少委屈,不同年代裡遭受了不同異族的打壓,難道各國不都是如此嗎?我們中華民族在歷史上受到的打壓難道比他們少嗎?兩千年來受到北方民族的侵略,五胡亂華佔領中華北方幾百年,五代兩宋被契丹遼,女真金侵略佔據中原三百年;兩次亡於蒙元,滿清共三百年;還有近代日本侵華十四年;這些年中國人所受的災難真是血淚斑斑,罄竹難書啊! 被屠殺的幾千萬都不為過,這那裡是區區五百萬猶太人被屠殺可以比擬的呢?國際上我們又能向誰訴苦呢?當代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被以色列猶太人驅趕到撒加走廊的荒僻沙漠中,缺水沒電的生活著,誰又幫他們訴苦呢?政治正確的歐美自由左派對他們的苦難還不是視而不見嗎?我們的國際立場應該偏袒哪方才是正確?

     很多華文媒體及教育工作者站在歐美的立場責怪民進黨政府的教育沒有國際史觀,而民進黨當局也只顧著打拱作揖向國際社會道歉,何必呢?我們的歷史教育有沒有提供一個深廣的國際視野固然是個問題;但是決定不能有奶便是娘,誰對我們有經濟政治利益,我們就以他們的立場為立場,這樣的史觀教導的不是國際公義,培養的不是正派的人格,反之,就是培養一群唯利是圖,性格軟弱,目光如豆的小人◦

                                                                                                       紐約· 王思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