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陸生熱烈參加國慶大典 一位台灣青年學生的國慶感言

 

      十月十日,是辛亥革命106 週年,以往的國慶日,以及元旦,我都會和同學一起約好,起了個大早,趕往總統府參加升旗典禮。而近幾年,跟我一起參與國慶、元旦升旗的台灣朋友少了,感覺到大家都已沒什麼興趣,對此感到乏善可陳,然而,對我來說,國慶升旗、元旦升旗,都是我們對於中華民國上百年歷史的重新連結、記憶,這份厚重的歷史情結,需要也值得我花上一個趕早起床,特別去參與紀念儀式而熱血沸騰。

      以前高中的時候,先是參加跨年晚會,high 了一整晚,然後必定搭著 不收班的捷運,回到台大醫院站,然後走過去總統府,在微涼甚至有點稍冷的清晨,站在擁擠人群裡,順著司儀的指示,唱國歌:「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以建民國/以進大同/諮爾多士/為民前鋒/夙夜匪懈/主義是從/矢勤矢勇/必信必忠/一心一德/貫徹始終」。

      每一次,唱國歌的時候,都讓我 不由得感受到那股莊嚴肅穆的氣氛,緩慢而悠揚的旋律當中,隨著歌詞的唱禱,我不自覺想起了當年這面國旗,這個國家之所以成立,那段民族距離亡國已經危若累卵,列強欺凌侵略已達最後關頭,眾多革命先烈、志士仁人為了救亡圖存,拋妻棄子,奮不顧身,那才是這面國旗背後所背負的神聖意義。

      當國歌在眾人餘韻未盡的尾音拉長中持續不斷,司儀的語聲又落:「向國旗暨國父遺像行三鞠躬禮、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禮成!」我們的國家,藉著這些對先賢的敬仰與不忘,於是有了古老與現代傳承連結的實際意義,這些是慣用了現代科技、習於享受民主果實的現代青年所未曾接觸到、也較漠不關心的。

      可能是我自己對這些事情比較有感觸,雖然近年來與我一同參加升旗的台灣朋友變少了,但我還是會每年在臉書上預告、歡迎有興趣的同學和我一起參加。有趣的是,這兩三年,與我一起去參加國慶升旗以及元旦升旗的朋友當中,雖然台灣朋友在數量上明顯減少,但是相對的大陸同學的比例明顯上升。

      這三年的國慶與元旦,我所主催的升旗團當中,陸生與台生的比例已經趨近於七三、八二,這讓我不由得好奇詢問:「為什麼你們會來參加這樣的活動,面對這個你們政府已宣示亡國的政權,你們的想法又是什麼?」

      有的陸生會說:「中華民國沒有滅亡啊,不然我們來念書到時候畢業證書上面印的是什麼?」有些則說:「政權強弱是一回事,但這面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旗,當年可是覆蓋在神州 大地上,帶領我們的祖先走過八年抗戰,不敢或忘。

     我們之間認同的是民族、是那個綿延至今的古老國家,而不是政府、體制所帶來的差距。制度當然會有不同,但是對於彼此的認同、兄弟手足情深的認定,才是讓我們相互之間持續產生情感紐帶連繫的重中之重。

                                                                                        台灣文化大學學生· 江忠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