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統促黨」與 台灣 「民政府」表現 是當前台北政治奇觀

 

      台灣開放民主,絕對自由之後,種種 奇談怪論,反常現象,經常出現在台灣 社會,而且越來越嚴重。

      去年初,台灣有一個打著「台灣民 政府」旗號的組織,在台北市街頭出 現,有數千名穿黑衣制服的青壯男子, 拿著盾牌,手持棍棒,列隊整齊在市區 遊行,隊伍前面高舉台灣民政府旗及日 本太陽旗與美國星條旗,隊形整齊如軍 隊。

      當時我就想,台灣既容許這樣的組織 公開亮相示威,遲早有一天必會有人身 穿中共「解放軍」服裝,持著假槍,高 舉中共五星旗在街頭出現,同時會高唱 紅歌,招搖過市。因為法律容許人們有 這種自由表達意見,不但不犯法,警方 還會加派人員保護他們,以免受過共產 黨禍害的人攻擊他們。

      果然,就在去年10月1日中共“國 慶”日,「中華統一促進黨」率領著逾 千群眾,穿著胸前繡著五星紅旗的藍T 恤,高舉五星旗,走上街頭,並配上「 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 的紅歌,紅旗下面寫著四個大字一一「 我的國旗」。領隊的竹聯幫首腦張安樂 向訪問他的記者高調宣稱: 他們擁抱「中 華人民共和國」,因為那是「五千年文 化的中國延續」。台灣的「中華民國」 只剩下一個招牌,早已不存在。因此「 青天白日滿地紅」只是「台灣特區」的 區旗,五星紅旗便成為「我的國旗」。

      當此事出現後,台灣的媒體並不重 視,只有簡單的報導,藍營中人沒有反 應,而綠營中人則高叫要調查「統促 黨」的「黑背景」與財源,依法追究他 們與中共勾結的真相。台灣有人說,既 然要調查「統促黨」,那麼也應調查台 灣「民政府」的背景與財源,看他們有 無拿美國或日本方面津貼。

      其實台灣民政府在展示「軍力」的 時候,就有人說台獨組織是他們的背後 的操盤手,他們的理念就是台獨份子的 理念,因為台灣民政府的口號是:「我 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這種說法與 「統促黨」所說的「擁護中華人民共和 國」異曲同工,都是台灣法律所保障的 言論自由,不可追究,更不可訴之於 法。

      說穿了,今日台灣社會在「言論自由」、「思想自由」的保障下,百花齊 放,百無禁忌,什麼叛道離經的話都敢 說,只要不違法,他們可以任所欲為。 有一天,中國大陸的「人民解放軍」來 到台灣,挺起AK 47步槍,走上街頭,衝 入官府,只要不違反法律,「解放」台 灣也完全合理。

      台灣今日所出現的種種怪現象,台灣 「民進黨」是始作俑者。「統促黨」只 是仿效加倍表演。針對台獨種種怪言怪 行做相對的事,這才是台灣社會亂象百 出的原因。

      更具體一點說,造成台灣社會今日的 亂象是受了台獨份子在電視台上的言論 所影響。多年來,我在紐約每天打開電 視的「機頂盒」,追看台灣兩個台獨電 視台一一「民視」與「三立」及中共官 方設在香港的「鳳凰衛視」與「中央四 台」的政論節目,看兩岸的綠色及紅色 名嘴說些什麼。這大概也是海外華人對 海峽兩岸社會了解唯一途徑。這就是台 獨與中共電視的政論節目收視率偏高的 原因。

      就以台北的民視節目「政經看民視」 及三立電視台「新台灣加油」兩個政論 節目來看,那些有台獨傾向的名嘴,牙 尖嘴利,仇大若深,說到藍營中人,一 個個血脈賁張,若非疾言厲色,就是尖 酸刻薄,誓以消滅國民黨,否定中華民 國為最高目標。因此他們肆意「黑孫辱 蔣」,攻擊以外省人為主的國民黨人, 為恐力度不夠,還不惜以巨額出席費, 請「表演反共」的大陸來的異議份子 曹、林等人出席政論節目,以共產黨清 算鬥爭的方式,醜化國民黨,侮辱中華 民國。正如柯文哲訪問中國大陸後,向 共幹說的:「我要效法當年共產黨把國民 黨在大陸徹底消滅的方式,在台灣消滅 國民黨!」

      與柯文哲相似的「政經看民視」的主 持人彭文正,與大陸所謂異議人士曹長 青,就是最顯著的例子。 彭文正畢業於台灣大學農學院,大學 畢業後服預備軍官役,被分發到外島馬 祖前線參與編輯一份軍中刊物,從此對 新聞工作發生興趣。受完軍訓去美國深 造,在一家三流大學讀了一個大眾傳播 學位,回台灣後居然變成了新聞專家。 在台灣崇洋心態下,被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聘為老師,居然在台北成為「新聞 教授」。彭文正雖然是新竹新埔的客家 人,但已經閩南化,與基本教義派台獨 份子結夥,從事台獨活動。

      彭文正此人刻薄寡恩,心壞口賤, 面目可憎,與外號「倭寇」的名嘴鄭弘 儀,同是台獨組織中闖將,兩人在電視 上妖言惑眾,吸引到的聽眾,台獨傾向 的人不多,而藍營中人卻有不少。我去 台北時,曾經問過偏藍的朋友,為什麼 要看台獨份子出席的政論節目?他們的 說法是:可以從節目中了解台獨份子心 態,與他們那種得意忘形的嘴臉。但主 持台獨政論節目的主持人卻拿藍營人士 看他們節目來自吹收視率高,借此騙取 電視台給他們優厚報酬。

      彭文正在去台獨電視台開節目時,就 要電視台老闆在簽約時承諾,給他一年 新台幣二千萬元的製作費,因為他的收 視率是政論節目中最高的一個。電視台 被他的自吹自擂所騙,在合約上爽快簽 名。到後來發現他的政論節目起不了什 麼作用,卻影響到電視台的收支平衡, 甚至惹來觀眾反感,辱罵台獨電視台信 件如雪片飛來。

      最令電視台老闆難過的是來自中共方 面的干預,中共政權雖憎恨藍營中人, 並以消滅國民黨為他們「武統」台灣的 目的,但當他們看過台灣台獨的政論節 目後,對台獨份子那種得意忘形,囂張 跋扈言論,也產生反感,影響電視台老 闆到對岸賺錢的投資。

      在紐約曾經聽一個中共官方人士說: 在台灣電視台政論節目中出現的台獨名 嘴太可惡,一個個做權威狀。自以為正 義化身,其實他們的論點,若非編造就 是誇張,即使他們罵的是共產黨的「敵 人」,但也給人留下胡說八道的印象。

      就以幾年前民進黨發動的「三一八 太陽花學運」來說,一批私德不檢,男 盜女娼的年輕人衝入立法院,搗壞行政 院辦公室,令人非常反感。而「新台灣 加油」節目主持人廖筱君小姐,卻在節 目中讚揚那批跡近瘋狂的年輕人,說他 們去挖馬英九「賣台證據」。當年輕人 受到警方驅散,她又在節目中大罵警察 人員「血腥鎮壓」。就如當年228事件 中,皇民台獨份子站在街頭斬殺非本省人,被員警制止暴亂,被台獨人士形容 那是大屠殺一樣可惡。潛去台灣的所謂 民運人士,據此把台灣228與大陸的六 四屠城相比,這種混淆視聽的表演看多 了,就不免令人反感痛恨。

      不久前大陸一名新聞工作者,以電郵 傳來一份中共統戰部門擬定,「解放」 台灣後消滅戰犯名單。他們把戰犯分成 甲乙丙三個級別,所列戰犯,都是目前 綠營中的掌權人,總數有39人。然後, 要提出公訴「叛亂份子」,也有21人, 民視的彭文正,李晶玉這一對男女,及 三立電視的美女主播廖筱君就是21個名 單中必須要制裁的人。因此可見中共對 這三個牙尖嘴利,惡毒無比的傳媒人, 深惡痛絕,台灣一旦「解放」,這三人不需審判就可以就地正法,叫他們立即 去見馬克思。

       按照中國大陸各縣市1949年被中共「 解放」時的狀況知道,中共佔領一個地 方前就已經命令他們地下黨人擬就「戰 犯」及「叛徒」的名單,大軍入城後就 立即採取行動。看來有一天台灣赤化, 這些人絕無活命的希望。

      令人意外的是:中共要殲滅的「戰 犯」與「叛徒」的名單中,居然沒有被 中共視為異議份子的林、曹、余三人的 名字。

      我判斷,中共方面不把這三個“異議 份子”列入要殲滅的名單,大概是認為 這三個人的言論及文字對他們「解放台 灣」有利,不值得重視。另有一種想法 是:這三個異議份子根本就是中共派來台灣潛伏的「匪諜」,他們在台灣分化 顛覆,胡言亂語,支持台獨,痛斥國民 黨,否定中華民國,目的是影響台灣兩 千三百萬人的團結,否定台灣的法治, 方便中共「解放大業」。假如真是如 此,這三個人不但不會被中共殲滅,而 且還可能因立下「解放」戰功,得到中 共表揚,加官晉爵。

      回憶大陸解放前的種種現象,再對比 此刻台灣社會,發現兩者情況類似,再 加上那些搞亂台灣社會的名嘴、立委、 政客的怪異言行,面目恐怖,使我不得 不對台灣前途悲觀!

                                                                                                             紐約.李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