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的王曉波與蔡衍明

 

        一向親共的台灣學者王曉波,在台北出版的「展望雜誌」上發表了一篇讚許蔡衍明的文章,因為蔡在一個論壇上發表演講,呼籲台灣不要再分藍綠,製造對立,激發內鬥。又說,台灣人本來就沒有反中共的理由,因為兩岸同屬中華民族血緣與文化信仰,還應該合眾、親中……」

        兩岸籤「和平協議」,因為兩岸一訂 王曉波在文章中說,美國反對「和平協議」,美國就在遠東失去一個「以台制中」的「保護國」。

       蔡衍明是台灣本省籍富商,以204 億台幣(約7 億多美元)買下余紀忠經營的「中國時報」全部產業,中國大陸是他發家致富之地,他反對台獨,是一個深明大義的台灣省籍人士,值得讚揚。但是他的演講混淆了「中國」與「中共」,而王曉波則歪曲了美國「護台」的美意。

     自從1949年中共佔據中國大陸後,不論誰當權,都以「血洗」、「解放」台灣為己任,其原因有二:一、滅中華民國,使「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為一個繼承法統的中國。中華民國存在他的政權合法性就面臨挑,二,既然中國大陸全部赤化,豈容台灣置身於赤化之外,因此他們早期曾企圖以武力展開「血洗」、「解 」行動,幸虧當年先總統蔣公率領六十萬大軍堅守台澎金馬,保護了台灣,使它避過了「解放浩劫」與「共產災難」,當大陸同胞在「浩劫」、「災難」中轉輾哀吟時,台灣則在蔣公大軍保護下安居樂業,直到中共發動「抗美援朝」志願軍赴韓國幫助金日成家族「解放」南韓,對抗保護南韓的以美國為首的聯軍,才使美國警悟到共產黨人企圖「解放」全世界的野心,於是,美國便與東北亞、東南亞包括台灣在內的國家與地區簽訂了協防條約,在冷戰期間,全面防止蘇共、中共、韓共的擴張,台灣在美國軍力保護下及經濟援助下得到安全發展的機會,而中國大陸則在一連串「鎮反」、「土改」、「三反」、「五反」、「四清」、「肅反」、「清算」、「鬥爭」、「抄家」、「殺人」的運動中導致赤地千里,紅流沒有延伸到台灣,使台灣在蔣中正、蔣經國領導下發展經濟,改善政治,在「經濟奇蹟」之後,又締造了「政治奇蹟」使中華民國成為亞洲四小龍之首,蔡衍明、王曉波可以在台灣名成利就,除了感激美國保護,也要感激蔣氏父子的德政。

       蔣公經營台灣,本想在台灣重振軍威反攻大陸,除了拯救大陸苦難同 胞,也保護台灣安全,可惜保護台灣 氣安全的美國,不願與蘇共及中共對 抗,深恐蔣公的反攻大陸會挑起亞洲戰火,導致第三次世界大戰發生,因此限制蔣公軍力,維持台海均勢使蔣公「反攻大陸」無法達成,卻導致中共政權在大陸禍害逾億中國人八千萬無辜人民遇害,四千五百萬農民餓死,假如不是美國保護,台灣落入中共魔掌,大陸上發生的一切災難,台灣絕對不可能避免,其受害程度可能超過大陸。

       美國在全球佈局,防止共產黨勢力擴張,早年有對抗蘇共的冷戰,蘇共垮台後,美國沒有把中共當作冷戰對象,但仍然嚴防共產黨人蠢動,因為共產黨人都有「解放」全世界「革為共產黨人都有「解放」全世界「革命思想」,而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也很清楚,中國大陸赤化后,亞洲國家很可能出現多米諾骨牌效應,很快亞洲國家與地區也跟著赤化。之後是歐洲赤化,南美赤化,北美赤化,共產災難一旦擴及全球,美國也自身難保,因此美國守護亞洲,支持歐洲,除了圍堵蘇共,也防止中共蠢動。

     蘇聯解體是因為俄國人經七十多年的體會,深知共產制度下浩劫不止,災難不絕,因此當睿智的政治家戈爾巴喬夫大權在握之際,反手就把蘇共解體,列寧格勒回復為聖彼得堡,鐮刀斧頭的紅旗改回五色旗,人們開始有了選舉國家領導人的權利,有了言論自由,組黨自由,雖然此刻的普亭左毒未清,但比當年共產制度下的“偉大領袖”好得多。

    中國人沒有俄國人的智慧與勇但自從改革開放以後,已漸漸知 道「解放浩劫」與「共產災難」之可怕,這就是此刻大陸泛起「民國熱的原因。蔡衍明若有蔣公體恤大陸同 胞的胸懷,應該讓中共知道,假如共產黨不改轅易轍,台灣人不但不願被中共赤化,甚至會協助大陸同胞向中共施壓,爭取自由、民主、人權。

    美國在協防亞洲各國圍堵中共,並沒有把台灣列入協防範圍,王曉波以為美國保護台灣企圖以台制中,那是自我陶醉,是站在中共立場對美國誤判。

                                                                                                                          李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