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支共產與中國共產比較

 

一九七五年一月十五日,北越共軍南侵,抗共美軍急促從越南撤退,越南人倉皇離國外逃。美國機艦無法接載,越南人為逃共產災難,只好「投奔怒海」乘小船,逃去亞洲非共國家與地區求庇。結果逾百萬越南人中至少有半數沉入海底死亡,其餘散居東南亞週邊國家難民營。然後在聯合國難民總署協助下移去歐、美、加、澳、紐等地定居,至今四十年過去,回首前塵,對美國「為德不卒」深感無奈。

就在越南淪共四十年的今年,收到芝加哥大學研究文化大革命歷史的學者王友琴女士寄來一本記述印支半島: 越南、高棉兩個國家淪共後種種悲慘遭遇的書,這本書的中文版由王友琴女士翻譯,詳細記錄高棉淪共後悲慘無人道的清算鬥爭與殺人毀家的經過,發現它們與中國大陸1949年被「解放」一樣,只是沒有中共「解放軍」那樣殘苛,也不及共幹在「鎮反」、「土改」、「三反」、「五反」、「肅反」、「四清」那樣徹底。它證明了亞洲共產黨人都有他們的祖師爺-「蘇聯老大哥」的「遺傳」。

王友琴寄來的書,書名是「民主柬埔寨歷史1975-1979」,這是共產極權國家,在奪權成功前後,都喜歡打出「民主」、「共和」、「人民」、「解放」這些動人詞句。例如,當年的東德原名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國」(Deutsche Demokratische Republik)「簡稱民主德國」(DDR)。他是
1949年10月7日在德國蘇聯佔領區成立,首都在東柏林。到1990年10月3日因蘇聯解體,與西德和平統一,才成為真正的民主國家。

越南在共產黨奪權之前的北越原名「越南民主共和國」建政統一後的一九七五年改為「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軍隊稱為「人民軍」,所有政府機構及國營事業冠上「人民」兩字,其實是共產黨人所有、所管、所享。胡志明在1969年去世後被稱為「國父」,遺體放入水晶棺,與列寧、史大林,毛澤東一樣讓後人瞻仰,是「國際共產」的偉大傳統」。

北韓共產黨人自稱「朝鮮」,國名是「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與「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同志加兄弟」及「鮮血凝固的友誼」,彼此互通有無,「並肩對抗美帝」,因此中共稱「越共」、「棉共」及「韓共」,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但這些老朋友卻經常反目,大打出手,互相砍殺!閒話表過,納入主題。這裡單說說「民主柬埔寨」這個共產國家統治四年的歷史......

1979年1月,棉共取得政權之後,也就是高棉「解放」後,沒有人知道誰是領導人。一群為首的共幹自稱是「安卡」(Angkar Padevat) 意思是「革命組織」。這個組織控制高棉後,便強迫首都金邊和其他城市的居民立即去農村從事農業勞動。他們不說「下放農村」,而是說「去新經濟區開闢新天地」。於是千千萬萬城市人被迫離開城市去農村荒野,紛紛被鬥死、餓死、虐死,其悲慘甚於南京大屠殺與德國納粹屠殺猶太人。但棉共說這是「社會改造運動」,經過運動,整個柬埔寨就沒有資產階級、富人。沒有剝削,也沒有窮人。因為他們廢除了貨幣,取消了「自由市場」,停止學校教育,沒收私人財產,不准穿外來服飾,不許有宗教活動,摧毀柬埔寨傳統文化,全國「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的天堂」,於是學校、佛塔、寺廟、教堂、商店、政府建築物全被關閉,均改成監獄,勞改營及再教育勞動營。私人及公共交通停辦,沒有私人財產,沒有「非革命」的休閑活動及娛樂,全國人民均穿黑衣或灰衣,並說那是:「革命服裝」。

「人民政府」下令,不准集會結社,不准離開居所外出,只要有三個人聚談,就會被指為「密謀」,三人會被逮捕或處決。於是家庭被拆散,親友禁止來往,更不准有男女關係,也沒有幽默、憐憫,共幹規定老百姓只有「服從和尊敬革命組織」,而「組織」就是每個人的「父親與母親」。只有純潔的人才可投身革命,建設國家,舊政府龍諾政權的士兵、軍官、公務員論千上萬在三年內被鎮壓處決,他們的罪名是「不純份子」。柬埔寨論千上萬知識分子均在「革命組織」命令下被處決。安住城市的人及少數民族如占族,越南人、華人均被指為「叛徒」或殺害或驅趕。華人被殺,中共說「不干涉他國內政」不理會,幸好越南的越共政權出面干涉,與棉共在1977年爆發衝突,打起仗來。棉共驅趕數萬無辜人民以「人海戰術」對抗越共軍,越共軍作戰經驗豐富,1978年12月與柬埔寨「民族救國陣線」的武裝力量結合攻入柬埔寨,1979年1月7日佔領金邊,紅色高棉的「革命組織」成員逃走,在中共無私援助之下,在泰國境內,重建武裝力量,1982年,紅色高棉和西哈努克親王及非共產領導人建立「聯合政府」。在越共幫助下在金邊建立新政府。到1999年「革命組織」死的死、逃的逃、抓的抓,全部歸向「柬埔寨王室政府」。一場「紅色革命噩夢」結束,才有今日貧窮落後但可以生存的高棉國與柬埔寨政府。

紅色浩劫之後,此刻的柬埔寨資料中心,結合群體屍坑實地調查組發現紅色高棉統治時期的388個屠殺場地和一萬九千七百三十三個群體屍坑,還記載了「民主柬埔寨」統治時期的196個監獄和81個群體大屠殺紀念場所,血浸高棉,屍橫遍野,是人世間罕見的大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