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世界日報的滄桑

 

被 台 北 聯 合報掌權人「王三世」-王文彬派來美國主持「北美世界日報」的楊仁烽,經過三年的「努力」終於把世界日報從「正派辦 報」的形象改變,使讀者感覺到它向左傾斜。於是銷路下跌,廣告萎縮,收入銳減。「任務」完成後他鎩羽而歸,台北決定在今年四月調他回去,看來「世界日報」大勢已去,很快就會步台北「聯合報」後塵,不再有「日進

斗金的子可過。

四十年前從台北調來美國創辦「世界日報」的同仁,經過多年奮鬥掙扎,終於把這份從零開始的新報紙辦到年收入逾億的華文報紙,發行遍布全美。但自從楊仁烽來紐約掌權後,立即改變「世界日報」立場。除了頻頻求見中共在紐約外交幹部,還經常拜訪無人問津的左傾親共僑團,參加左傾僑團活動,不斷把拍下的照片刊在報上,占去新聞版面,給人留下「

世界日報」左傾的印象。

為了證明他對大陸的誠意,他不去奉中華民國為正朔的傳統僑社拜會,不與親中華民國的僑社人士往來,減少刊登僑社活動新聞。他不從發行量去決定新聞取捨,卻從新聞網上點擊率去判斷讀者對什麼新聞有興趣。於是紐約的發行量銳減,廣告隨

之下跌,收入萎縮。今年新年期間,楊仁烽知道自己過分,決定轉向傳統僑社拜會,三年來首次去懸掛中華民國國旗的中華公所拜會伍銳賢主席,企圖改變「左傾」形象。但伍銳賢主席在接見楊仁烽時聲明:不要把中華公所與他的照片刊在報上。結果楊仁烽的願望落空。     在此之前,北美「世界日報」在加拿大東西兩岸-多倫多,溫哥華-的分社關門,美西若干分社也告急,紐約情況更不看好。目前已知,一向被廣告客戶重視的「世界週刊」,此刻廣告紛紛撤走,廣告收入從每期十萬元跌到二萬元。原因是來自台北的主編趙元良取材不當,竟把一個在中共宣傳機器    -           中新社工作的共產黨人弄到週刊寫專欄,內容與過去幾任主編常誠容、蘇斐玫、魏碧洲、周勻之不可同日而語。水準低落,廣告客戶自

然紛紛求去。

接著,「世界日報」主要收入的分類廣告下跌百分之三十,普通商業廣告下跌百分之四十,報紙版面上出現的廣告不少是報社自己聯營事業的廣告。這是「世界日報」開辦四十年來從沒有出現過的劣勢。

現在幾個主事人向台北報告,報社不景氣原因係:(一)傳聞港、台蘋果日報將進軍北美,報紙受到影響。( 二)網路發達,不少讀者轉從網路看新

聞,不買報紙。

            但是,他們無法解釋,為什麼香港「星島日報」不跌反升? 為什麼從前丟在路邊也沒有人拾來看的中共官辦「僑報」,竟與「世界日報」高低相近,並排放在報攤上。

            楊仁烽在過去三年不斷與親中共的傳媒「中文電視」、「僑報」示好,在報上撥出專版宣傳「中文電視」,甚至把「世界日報」的內容讓他們知道,以致「僑報」版位與內容與「世界日報」一樣。「僑報」終於從一份沒有人看的「左報」與「世界日報」並列報攤上。「星島日報」則異軍突起,廣告客戶遂根據這種情形來決定廣告刊登的取捨。

            更不堪的是,楊仁烽主掌「世界日報」後,內部員工士氣渙散,怨聲載道,工作無心,甚至有員工告上法院,惹來不少官非。由於這些官司對「世界日報」聲譽影響太大,筆者暫時保留。唯一可告慰紐約僑社大眾的是,楊仁烽在紐約的時間不長,還有兩個月就會返回台北,不再影響「世界日報」,這大概是「世界日報」唯一可以再起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