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馬英九不要在乎名筆名嘴

被台灣文壇寵壞的作家南方朔(本名王杏慶)最近在中國時報撰文痛批馬英九,把他類比為明朝亡國之君崇禎皇帝,形容他是一個自我感覺良好的「自戀總統」,罵他自以為是,剛愎自用,用詞用句之惡毒前所未見。而一向敏感的馬英九在回答記者詢問時,承認看過這篇文章,並說這是南方朔對他恨鐵不成鋼的規勸「好意」。他會找機會與他談談,向他「討教」。

一向自律自愛的馬英九總統為了怕形象受損,很注意輿論對他的褒貶,千方百計討好拉攏各山頭的名嘴、名筆,他不止一次登門向「毒筆」李敖「請教」,對最會生氣的中國人龍應臺封官賜爵,對她的要求百依百順,但馬英九忽略了台灣的改變。

自從解嚴後,台灣傳媒的言論百無禁忌,才華卓著的文人輩出,李、龍兩人已經過氣﹕李敖被貶為「小丑」、「潑皮」、「無賴」、「流氓」,而龍應臺的「生氣」又無從前激烈,也無從前份量,更無從前影響力。

南方朔與中國時報另一支名筆林博文,都有文才,而且立場始終保持「超然客觀」,他們雖在台灣生長,但對台灣的當權者,從兩蔣時代開始就韃伐不遺餘力,絕不假以辭色,也不巴結討好,展現了讀書人的風骨,不過,對中國大陸禍國殃民六十年的共產黨政權則不敢有任何非議,對台灣以臺獨訴求成立的民進黨也網開一面,尤其對「要殺絕外省人」的臺獨基本教義派更是三緘其口,給人們的印象是「欺善怕惡」。

其實「欺善怕惡」是人類的本能也是文人的本性,就連自詡「我是流氓我怕誰」的李敖與詞鋒銳利的龍應臺也充份顯示了這種「本能」與「本性」,李敖當年為了討好臺獨,曾為臺獨組織草擬「臺獨宣言」,後來為了討好中共則瞪著眼睛瞎說「中共在大陸建政後,中國人不再挨餓,不再挨打」,並自稱從小就崇拜毛、共,在台灣曾有偷渡去大陸過共產黨統治下生活的念頭。龍應臺因在香港演講被大陸青年作家余傑質問為什麼不敢批評共產黨後,開始對中共種種倒行逆施略有異議,當遭到中共封殺後,她寫了一封公開信給胡錦濤抗議,非常溫和有禮的稱胡為「先生」,並用「請用文明說服我」做題目,其表現與當年在台灣「生氣」完全兩樣。而一向把龍應臺當作打擊對象的綠色民意代表更是在公開場合給龍應臺難堪,龍應臺對這些人也十分客氣,從不向他們生氣,有時甚至為他們說幾句「公道話」,惹得來自大陸共產黨御用學者罵她是臺獨份子。

李、龍兩人如此,南方朔與林博文又豈能例外﹖他們筆端雖不觸及臺獨份子與共產黨人,看他們的文章就知道,他們除了罵國民黨前後的當權人物,也痛罵「美帝」、「英帝」用這種方式來證明他們公正、客觀,其實也是「欺善怕惡」的表現,這與大陸那幾個寫「中國可以說不」及「中國不高興」的赤色御用文人一樣,就因為他們罵美國出了名,美國政府還會想辦法巴結他們,出錢讓他們免費來美國到處旅行觀光。記得當年有「台灣第一戰艦」之稱的火爆立委朱高正也在罵盡當朝官員後,轉過頭來吹捧中共政權,被中共賞識,邀他去大陸「講學」,成為大陸愚民嚮往的「台灣學者」。

某次朱高正在台灣舉行記者會,指責美國政府侵犯人權,他表示要到美國的法院控告美國政府,這與李敖宣稱要透過美國出生女兒控告美國總統一樣,都有譁眾取寵、欺善怕惡的味道。

以上這些名筆、名嘴很清楚,罵國民黨,罵美國、英國,不但平安無事,而且還可備受關注,可以贏得大名,如果他們敢罵中共政權或臺獨基本教義派,後果很可能遇到無情的報復,甚至因此而「血流五步」喪生。名筆、名嘴比誰都聰明,因此當他們選擇攻擊對象時,必然三思而言,三思而行,絕對不敢造次。

奉勸馬英九,不要太在意那些名筆、名嘴的責罵、批評。在自由、民主國家,這些名筆、名嘴都是「特產」,中國大陸萬千名筆、名嘴見那些台灣「特產」罵執政者罵得那樣痛快,忍不住也來個「東效顰」,對中共政權難免是一種衝擊。◇

中華民國九十九年五月一日 盟 訊 第十版
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