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業苦海 香港 • 陶傑

 

     德國伊斯蘭難民恐怖份子駕貨車衝殺聖誕市集,又殲殺十多人。情節與法國康城海濱一幕翻版。許多愛國而有常識的德國公民譴責「大愛包容」的女總理,指盲目收容異族難民,加速德國伊斯蘭化,有血債。

    不幸中之大幸,是德國人第二年就有得大選,而且是真正的普選,候選人由德國本身的政黨產生,不由沙地阿拉伯開綠燈來欽點哪一個「入閘」。德國人是世界上的優等民族,如何自處,你看看連本欄早就嘲笑過的鄰國法蘭西的左膠總統奧朗德,都已經黯然承認失敗,有自知之明,宣布不連任;文明與野蠻決戰當前,美國人也選擇了杜林普;德國是一個講哲學邏輯的國家,選民這一票應該如何投,不必其他人來教吧。

     凡一個民族遭逢浩劫,百年之後顧,皆不可怨天尤人,一切可以用佛家常識的「因果」來解釋。

     譬如,一九四九年中國大陸政權更易前夕,大量的中國學術知識份子,思想左傾,認定毛澤東是中國民主的新希望和大救星,只有胡適、傅斯年一二少數,頭腦清醒,警告中國人:出身農民延安的毛澤東不可能有真正的英美民主自由文明的修養,千萬不可以相信。即使不滿蔣中正,但國民政府治下的言論自由,只是有多少的問題;而毛澤東上了台,自由一分也沒有,只會由「有」變「無」。

     但是民國的左膠不聽,他們以為杜魯門的民主黨美國也看好毛澤東,紛紛大愛包容。胡適坐飛機走了,成千上萬的知識份子,包括由英美歸國者,即刻「思想改造」,隨而打為「右派」,最後文革大批鬥,老舍、吳晗、田漢,數不盡的左傾文人,死回得淒慘,天道因果循環,好極了。

     愚蠢的農民,則受到煽惑,公審地主,紛跟屁揮拳毆打,贊成槍斃,以為有得「分田地」了,結果瞬間被驅趕進人民公社,「大躍進」就活活招的因果,也好得很。

     一個民族的浩劫,包括納粹德國的侵略,極多數是自鑄自演的共業。當歷史的時機悄悄降臨,一股巨大的愚昧的動力,在「知識精英」帶領之下,億萬平民奔向奴役和毀滅的道路。以佛家因果哲學而論,就是自身的劫數。但是,總算連美國公民也怵然有所驚覺,用選票來決定命運。德法兩國,事既至此,廢話無益,少嚕囌,你自己來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