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剖析中共邪恶的演讲

因言獲罪被中共政權迫害流亡來美國的作家余杰,十月十七日晚上,,,在曼哈頓中城東六十八街58號的一個會所內接受由哥倫比亞大學教授菲律普,布必特(Philip C. Bobbitt)主持,特雷恩基金會頒給他的二零一二年的公民勇氣獎(2012 Civic Courage Prize)表揚他對抗中共極權統治爭奪自由民主的卓越表現。

基金會獎勵以堅定信念和力量對抗邪惡的勇氣的個人,前後被頒獎的人計有南斯拉夫,古巴,巴基斯坦,北韓,埃及,美國,撒哈拉,印度,墨西哥等國家,中國是第一次得到這個獎項。

余杰在致詞中說:他是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九日晚上,被中共秘密警察以綁架方式拘捕,押到北京郊外審訊,並以酷刑對待,使他身心飽受摧殘。經過持續幾個小時的折磨,使他昏死過去,一名共幹恐嚇他說:我們半個小時之內就可以挖個坑把你活埋掉,全世界不會有人知道。

余杰被捕的消息沒有想到很快在網上散佈,世界不少傳媒都有報導,中共在國際輿論壓力下,只好把他釋放,但余杰因遭中共秘密警察的毆打而導致右耳再一度失聰,他感到生命安全不保。乃要求中共准許他偕家人離開北京,移居美國。並在美東定居,這是中共近年來驅逐異議人士的手法之一,他們認為把他驅逐到國外,是解決心腹大患的最佳辦法,過去許多例證顯示,異議人士到了美國,因生活艱困語言不通適應不良而消沉,再加上中共派特務偽裝反共人士在異議份子的組織中挑撥離間,製造矛盾,使民運組織分崩離析,反共力量消減,最後在異國土地鬱鬱辭世。當年劉賓燕,王若望,後來魏京生,柴玲,吾爾開希的遭遇就是最鮮明的例證。

余杰到了海外,鬥志不減,而力道比從前在大陸更受注意,劉曉波就是因為堅持在中國大陸抗爭,不肯跑去歐美避難,所以才留在大陸被中共拘捕,結果諾貝爾和平獎就頒給了他,令中共在國際的顏面盡失,其痛苦有口難言。

余杰在他演講中推崇當年被蘇共流放的知名異議份子索尼,任尼琴,說他在美國目睹蘇聯解體,證實他戰勝了一個邪惡大帝國,螞蟻終於戰勝了大象。因此他也有信心,相信中共政權必滅亡。

余杰認為西方忽略了中共對世界的禍害,認為他有異於斯大林式的共產黨,儘管中共自一九四九年奪權成功後,由毛澤東發起的一系列的政治運動,導致接近一億的中國人悲慘死去,但西方人士仍對中共有幻想,以為中國大陸是美國與蘇聯之外的世外桃源。

余杰舉例說,美國權威大報「華盛頓郵報」,居然在報內夾了一疊叫「中國觀察」的報紙,他的印刷和編排方式跟華盛頓郵報一模一樣,只是在報紙上有一行字說明:「這些版面不是由華盛頓郵報提供,而是由中華人民共和國附送」。

余杰說,他不知道中共付了多少錢給華盛頓郵報為他附送政治宣傳品,但當他看到這些為中共張目的宣傳品時,深覺受了傷害,想不到中共這種夾帶宣傳品的手法超過當年德國希特勒與後來的蘇聯斯大林。
那天被基金會邀請到場聽演講,以美國大學教授,知名學者,新聞工作人員居多,他們對余杰的演講,給予多次熱烈的掌聲,最後甚至站起來鼓掌逾一分鐘之久。

余杰在演講中最後說,中共流放來美國的異議人士比當年索尼.任尼琴孤單,因為中共比當年蘇共有錢,而且更狡猾,任何對中共的批評,都得不到西方足夠的重視,但孤單不是我們停止戰鬥的理由,還有更多的真相要去揭發,還有更多被迫害的同胞等待我們去聲援。

余杰說,他自己不是一個勇者,那些處身監獄的同胞如他的良師益友劉曉波,才是真正的勇者,當他意識到他們存在的時候,他就感到自己並不孤單。

本刊編者因看不到紐約的中文報紙刊登余杰獲獎的報導,因此願意在盟訊有限的篇幅中,撰寫這篇較長的報導,為反抗中共暴政留下歷史的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