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紹香港一本暢銷大書《爭氣》

香港報壇才子陶傑為香港富豪楊受成寫了一本類似傳記的回憶錄,記述楊受成如何從一個繼承父業的鐘錶商人轉變為香港商場舉足輕重大商賈。據香港文人說:楊受成委託陶傑羅這本書,付出港幣一千萬元的代價,另奉送一枚價值百萬元的勞力士金錶,可以說這是破亞洲記錄的稿費,應說被收入珍氏世界記錄榜。

這本楊受成回憶錄的書名只有兩字《爭氣 》,此書一出版,立即轟動香港社會,成為二零一二年的暢銷書,每本定價港幣一百元,是印刷一流的精裝本,據說自從五月出版後,該書售出超過十萬本。

楊受成是一個橫跨香港商場與影壇的巨富大亨。他從經營鐘錶生意開始涉足房地產、金融、影藝界,當前備受影藝界重視男女藝員中,有很多是楊受成培植,看情形,他已取代了昔日「邵氏」與「嘉禾」的地位,甚至有過之而不及。因此他花千萬稿費請陶傑寫回憶錄,在他的資產中只是九牛一毛而已,只是有才子之稱的陶傑在此書中的寫作功力遠遜於他發表在香港報章上的專欄。

香港文化圈中人,對此書的評論甚多,他們的結論是,既然是收受巨金為別人寫傳記,當然得放下自己的判斷去美化對方,這樣一來,陶傑寫作的好壞已不足以論述。就如他拿了蘋果日報老闆優厚稿費替香港「爽報」寫色情文稿一樣,不必做太認真的計較,畢竟他是一個賣文為生的文人。

《爭氣 》全書三百七十四頁,刊用了一百多張照片,詳細記述楊受成的出身,從他父親經營的英皇鐘錶到他接手,然後又他手中發展成現在的英皇集團的大企業,這說明了楊受成的成功除了勤勉之外,還有太多的機遇。

楊受成一九四三年出生在香港,他的父親楊成是廣東潮州潮安人,原姓吳,因家貧過繼給楊家,被楊姓父母撫育成人,三十年代末,他像大多數潮州人一樣,因響往珠江口岸的繁華,隻身南下抵港謀生,初抵香港,舉目無親,他從地盤苦工開始,做了一段時間,有一天其中一個工人在垃圾池拾到一只懷手錶,他以幾角錢港幣買下來,回家把錶殼打開,仔細研究試著修理,沒有想到竟被他的巧手修好,他轉手就賣了兩元。盈利多倍,註定他今後以英皇鐘錶店起家的命運。更令楊成想不到,當鐘錶業到了他兒子楊受成手中,竟發展成今天的大企業,這說明了香港的自由環境培育出不少白手起家大富豪。
陶傑為楊受成寫的書對香港年輕一代的男女頗有啟迪作用,也給大陸千千萬萬農民工湧進大城市謀生求發展借鏡。問題在:大陸的大城市有沒有香港這樣開放自由的環境,這才是最值得註意的條件,因此可以說,楊受成受惠於香港的自由開放,他應該感激這樣一個優越的環境!◇

利用空餘時間,看完輔仁大學傳播系主任習賢德教授所寫的幾本巨著《統獨啟示錄》、《北平輔仁大學劄記》、《中國國民黨與社會楷模》、《孫中山與美國》、《聯合報企業文化的形成與傳承》等,對習賢德教授的才華、毅力深為敬佩,堪稱臺灣六十三年來最值得推崇的新聞媒體巨人。

習賢德出身於曾經在臺北新聞界獨領風騷的聯合報,擔任採訪工作,離開聯合報後即轉入學術界,被輔仁大學聘為傳播系教授,從此潛心學術研究,著作等身。聯合報現職人員及離職人員,何止千百,沒有一個人在學術上有可與習賢德相提並論,今後一段日子也不會見到有這樣功力的聯合報人,因此,我站在聯合報、世界日報創業的老人立場,深深以習賢德為榮。

在習賢德所有巨著中,我最有興趣的是他寫《聯合報企業文化》研究的上下兩冊巨著,這樣說,並非說聯合報在臺灣有甚麼卓越的成就與社會地位,而是因為我終生在這個報業工作居然不知道這個報系的許多鮮為人知的內幕。

其實,聯合報在臺灣社會只是千千萬萬企業中的一個,極小的商業機構,微不足道。我曾經向習賢德說,他寫聯合報的研究著作,完全是「殺雞用牛刀」,其他著作才有真正學術研究的意義!
從事新聞工作的人常有一個錯覺,以為讀者對新聞機構內的運作有興趣,關心新聞工作者的身世與表現。其實所有有歷史或戲劇意義的故事,很少與新聞工作有關,因為新聞機構與千千萬萬企業機構一樣,沒有甚麼突出的地方,也沒有甚麼價值的故事。

就我所瞭解,在新聞機構工作所謂「上層人物」只是老闆囊中的玩物,他掏出誰誰就是「領導」,任由他在職位上胡作非為,老闆要求他的只是忠心耿耿,唯唯諾諾而已,在整個大社會裏,他連一顆螺絲釘的資格也沒有,習賢德花了不少精力,寫出那本聯合報研究的書,簡直是白費力氣,毫無意義!◇

羅思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