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紹一本挖掘228真相的書

台灣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系主任習賢德教授,在台北出版了他的新著,[警察與二二八事件],得到台北史學界人士好評,認為這是一本合乎史學研究程序的作品,可以澄清許多有關二二八事件的疑點。

歷來研究二二八事件的人,很少站在客觀立場把這件不幸的動亂說清楚,台灣許多有關史料顯示,其中既有情緒性編造假象,也有蓄意偽造數字,更不幸的是,若干政客為了操弄選舉,爭取選票,譁眾取寵,渲染悲情,誣指無辜者是凶手,從來沒有提及二二八暴亂時,許多做過日本皇軍的浪人,穿著日本軍服,以武士刀追殺外省老弱婦孺,也有人衝入軍營,警所,搶奪槍支掃射,更有在火車上清查乘客省籍身份,不會說日語及閩南語,便加以凌辱砍殺,更有人破門進入外省人家庭,搶掠行凶,過程令人髮指。幸虧這些暴徒只屬於極少數,絕大多數台灣省籍人士都理智清明,不少人挺身維護被追殺的外省人,免去橫禍,但到了今天,從沒有人為這種血腥殺戮懺悔認罪。

習賢德出身於新聞界,曾在聯合報,自由時報從事編採工作,離開新聞界後轉入教育界,在輔仁大學教書,由於有新聞記者採訪的經驗,他決定從當年警察人員的口述去探究二二八真相,幸虧至今台灣還有當年的警察人員在世,並接受他的訪問,習賢德忠實無懼的把當時暴亂的經過,有系統的記錄下來,為冤死的外省人申冤,也澄清了許多不實的流言。

台灣知名文史學者武之璋,在為習賢德大作寫序時,就曾經感慨說:「一個治安事件,從蔣介石陳儀到所有軍政首長都是罪人,所有參與者包括流氓,皇民份子,殺人犯,強姦犯,縱火犯,搶劫犯都成了烈士,世界上會有這種事?」

現在台灣知識份子中,有很大一部份動輒把五十年到八十年代平定動亂,維護社會安全的軍警人員形容為加害人,他們從不認同台灣光復到八十年代的穩定發展與經濟起飛。如非當時政府的防共防獨政策得到貫徹,台灣早就陷入亂象並被中共赤化,於是大陸的「解放浩劫」與「共產災難」就降臨在台灣人的頭上,台灣人就不會有今日安和樂利的日子可過。

武之璋先生曾經形容習賢德是「性格狂捐的知識份子」,但就我所知,習賢德曾經在聯合報(一九七八年到一九九四年)從事新聞採訪工作,最後被調去擔任駐菲律賓記者,之後離職轉任輔仁大學任教,從此著述不斷,也許有採訪新聞的歷練,他利用教學之便,帶領學生展開訪問工作,旁徵博引,收集整理資料,從事史學研究,與他新聞工作相互輝映,寫了不少作品,研究228事件是他的近作,但在此之前,他也寫過兩本與228時間有關外省人遇害慘況的書,但最引起我注意的是「聯合報企業文化的形成與傳承」(上下冊),把聯合報發展的歷程作有系統記述討論,是聯合報逾千上萬員工中第一個為聯合報寫書的人,由於不是報老闆指定的「御用記者」,因此沒有受到重視,若干在報系既得利益的人還為他的不偏不倚論述視之為異己,不但不理不睬,甚至怒目而視,但我閱讀之後,覺得習賢德寫得既公正又客觀,很有歷史價值,從寫聯合報歷史的反應引伸,我相信,他所寫的228事件,也會遭到居心不良的獨派份子杯葛,打擊,但習賢德應該為他的仗義執言自豪。

羅思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