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事件是人民起義、愛國主義鬥爭?文史學者 胡志偉 寄自香港

 

北京每年紀念二二八多年前的每年二月底,中共都要在北京組織台籍人士集會,紀念「二‧二八起義」若干週年,糾集一批台獨份子及其後代叫囂說二‧二八事件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還鸚鵡學舌、台獨份子的口吻說國民黨屠殺起義民眾三點四萬人。

二二八的骨幹是前「皇軍」官兵

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七日的衝突,由台北市專賣局緝私專員葉德根、傅學通率警察六人在延平北路天馬茶室附近取締私煙造成推擠,暴民圍毆葉德根,他邊逃邊放槍示警,不幸誤中林婦之小叔陳文溪。林的丈夫是當地的「大天二」,接著暴民火燒緝私汽車與警察派出所,一直鬧到深夜。次日,台籍的台北市長游彌堅、警察局陳局長及憲兵團張團長均同意從優撫卹死傷者,且將肇事人員送法院嚴辦。但暴民堅持要立即在肇事地點槍斃葉德根。這是任何政權-無論社會主義抑或是資本主義國家 - 都恕難照辦的。於是,暴民倒毀了專賣局與貿易局,星星之火從此燎原。

警民衝突事件?

從案件分類來看,這是一次警民衝突事件,在香港、大陸乃至美國都常常發生。葉德根執行公務充公私貨,根本不是「搶奪」,而林婦阻差辦公則惹下官非。此案倘發生在今日香港,葉員頂多犯使用武器失當罪,可由法院依法審理。然而一九四七年的台灣,日本人留下來的是被美軍炸成廢墟的爛攤子;中國經八年抗戰已民窮財盡,在未得分文賠償下又面臨國共內戰,上海的金鈔風潮波動到台灣,本地商人趁機囤積居奇,引起物價飛漲,因而民怨沸騰。在此情況下,陰謀份子登高一呼,便有萬眾響應。參與暴亂的人群,品流極為複雜,有熱血青年、失業工人,也有流氓,更有三十萬匿居台灣拒絕遣返日本的前「皇軍」官兵。

事變發生前的暴亂

十八年前,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了六十萬言的《二‧二八事件文獻輯錄》,以口述資料為主,檔案文獻為輔,由民進黨省議員洪月嬌擔任專案小組召集人。此書批露了下列真相:二‧二八事件爆發後,新竹的暴民占領電台、機場、車站,曾打電報到日本求援,日方覆電云:「自身難保,好自為之」。三月二日,共產黨員謝紅雪在台中市召集市民大會,率領民眾上街遊行,還以日語高呼「萬歲」,以「台灣民主同盟」名義散發傳單,要求「國際共管台灣」。她組織「二七部隊」,其骨幹係暱居埔里的日本兵以及從海南島、菲律賓遣返的台籍日本兵,用日本兵來屠殺中國同胞。兵敗後她席捲公款和廖文毅一起逃到香港,組織「台灣再解放聯盟」:廖文毅又轉赴日本成立「台灣民主獨立黨」,自封為「台灣共和國大統領」。謝雪紅與一小撮暴民逃到大陸投奔中共,原是為了混口飯吃,中共為了醜化國民黨,便將她們眷養了半個多世紀,高官厚祿、錦衣玉食。可惜謝雪紅還不知足,露出狐狸尾巴,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抑鬱而死。

暴民包圍警局

二‧二八事件中死難者多數是外省籍公教人員在台北,六百多名退伍日本兵到中山堂集合,組織「若櫻敢死隊」,連隊名都是日本化的,在竹山,暴民穿日本軍服,唱日本軍歌;在台中包圍警局,搶劫槍械,佔領市府與市黨部,強據空軍機械廠的是退役日本海軍少佐吳振武統率的「自治軍」。

暴民毆殺外省

這本台獨份子編篡的文獻不得不承認,暴亂的第一個星期是暴民毆殺外省籍人士的恐怖世界,從內地赴台灣幫助台灣建設與教育的公教人員及其眷屬,有千多人被暴徒擊斃擊傷。例如:氣象局職員黃培霖之弟,剛從福州來台探親,就被暴民打死棄屍台大邊沿的水溝內;凡是不會講台語的行人都被施以亂棍;國軍輜重汽車第二十一團上尉連附魏兆祺在汐止被暴民打死,新竹縣長朱文伯被打得血肉模糊;在桃園縣,縣府眷屬五人被姦污後自縊身亡;大溪國民學校女教員林兆熙被暴徒呂青松等輪姦;國大代表謝娥向民眾廣播勸導理智,結果寓所被暴民搗毀。可憐他們的親屬子孫無緣親睹慘況,在中共建政後有長期淪為「反革命家屬」,儘管他們不幸罹難的親屬曾經為捍衛國家的領土主權與台灣戰後重建流盡了最後一滴血。對此之下,不少殺人兇手逃到大陸,養尊處優,傳到了第三、四代;在台灣的二‧二八事件主要領導人蔣渭水,由國民黨懷柔提拔,當上了台灣省民政廳廳長、行政院內政部次長等要職;二‧二八事件拿著武士刀,戴著日本軍帽在苗栗街頭指揮暴徒的劉闊才,後來居然當上了中華民國立法院院長。那些為國殉難的外省籍公教人員,在九泉之下聞此不合理結局,又情何以堪?

台共指責國民黨

中共喉舌每年都藉二‧二八暴亂參與者蔡子民、吳克泰、陳炳基等人之口,指責國民黨「血腥屠殺台灣省籍人士」,還說「高雄市府前屍積如山、無辜百姓死亡數千人」。事實是,三月六日,台籍涂光明聚眾奪取警察槍械,劫持一批外省人於學校教室做為人質,且挾持高雄市長黃仲圖到要塞司令部要求全體官兵投降。司令彭孟緝表示守土有責,涂拔出暗藏手槍欲射,被彭的副官檔住。高雄有日本留下軍艦彭司令扣留涂光明,救出市長,率數百官兵進城搜捕暴徒千餘,救出人質,本是保國衛民之舉,當時高雄屏東鳳山一帶儲存日軍遺下的軍火足以裝備二十個師,倘非彭孟緝當機立斷,則武器落入暴民手中後,全島必定糜爛,台灣必被解放。此後半個多世紀的歷史全部要改寫。事實上,失去的領土是很難收復的,海參威、琉球、釣魚台列嶼、江東六十四屯、外蒙古,連文字語言都被人家「淨化」了,怎能歸還中國嗎?

統計二二八死亡人數

當時高雄要塞司令部收復市府僅打死七人,而整個二‧二八事件也僅死亡兩百多人,其中一百五十人是軍警。台灣從日據時代一直保持精準的戶籍統計,如今查究六種調統資料,都是傷亡兩千餘人,只有台獨份子辜寬敏宣稱傷亡五萬人,那是不足取信的。而中共拾台獨魁首辜寬敏之牙慧,從客觀上助長了台獨份子的氣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