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事件不為人知的內幕<此係二二八事件目擊者蕭玉珍口述>

 

為免歷史被扭曲,請各位大德將此文廣為轉載,複製,流傳,並存檔,以便在以後若有歪曲二二八,惡意分化,挑撥,散佈不實言論時,貼此文以為反制,以告慰所有無辜死難者在天之靈:

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二二八事件碑文雖已定稿,但絕對未盡公允也不完整,在這事件中,最弱勢的死難者族群 - 暴動初期冤枉遭殺害的外省人,卻在所謂的決策當局,學者專家,社會公正人士及死難者家屬的所謂的「折衷協調」下,被完全忽略。他們有不少人是全家冤死,也有的被殺後留下分隔兩地嗷嗷待哺的妻兒,就此天人永別,而家屬全不知情。一樣是善良的老百姓,但是平反,伸張,補償,卻未適用於他們的身上,是有意的忽略,還是犧牲弱者?我們的社會就這樣的把他們拋棄了。要知道,有選擇的正義,不是正義! 本人親身經歷二二八事件,現雖年事已高,但自覺有義務將當時所見所聞加以說明,一為歷史作見証,二來但求告慰這些冤死者在天之靈。

日本皇軍留台

台灣光復初期,因著蔣總統的以德報怨號召,從大陸及南洋平安遣返的台籍日軍有數十萬人之多,他們當中有不少人已被完全日化,以講日語為榮,自認為大日本帝國台灣國之子民,無法接受日本戰敗之事實,仍緬懷昔日的皇軍威風,無視於盡管當時百廢待舉,而政府仍盡力照顧,遣返,醫療之苦心,而心懷不滿,待機生 事。同時,在光復兩年後,亦有不少昔日皇民化的公務員,因仍習講日語,不講國語,而被替換,一下子無法適應從大人降為老百姓的心態,也就不滿政府而推波助瀾。再加上共產黨的伺機而動,幾個爆炸性的因素聚合在一起,因著二二八的導火線而一發不可收拾。 

我是廣東人,當時在夏門高等法院作個小職員。與同事朋友十餘人一起赴台觀光(當時大陸局面尚未惡化),在基隆,臺北遊玩後,再獨自至高雄探望叔伯。我們一行人坐著朋友借來的車子到四處遊玩。二二八當日及後兩三天高雄平安無事,大概就在第四五天時,我們在 外面玩到一半時,高雄就變成了個恐怖城。

暴亂發生在周末

  依稀記得當日該是個週末吧,街上遊人甚多,在下午一兩點,我們欲轉往屏東遊覽時,暴亂開始發生。在十字路口,我們被一群浪人攔車盤查,為什麼稱他們為浪人呢?因為他們都是一 副日本打扮 - 頭綁日本巾,手持武士刀。都是五十歲以下之壯丁,二三十人一夥,攔人攔車查問。我們廈門也講台語,因此未遭毒手,但當時我親見車外兩位男子被盤問砍殺的整個過程。

他們當時被攔下,被用台語盤問,講日語沒?不會。懂台語沒?不會。講客話沒?不會。當場,巴格野魯,幹你娘,武士刀就砍下來。一人當場罹難,另一人想逃跑,亦被追上用武士刀砍死,身上噴出的血濺了尺高。

每個路口有殺手

當時衹以為是局部的,偶發的事件,衹想逃離現場,結果越走越不對勁,幾乎每個大路口,都有這類浪人成群的在把關,街上的屍體也越積越多,慘不忍睹。在車上眼見對穿旗袍者就連問都不問,持刀就砍,男女老少全都不放過,有的甚至全家罹難。小的有至繈褓中的一兩歲小兒及大至十來歲的小孩,都無一倖免,更有的頭被完全砍掉,身首異處。不把人當人,衹要非我認同族類,一律消滅,與南京大屠殺軍民不分的同樣獸行。

   我們深受驚駭,決定繞路返回,結果是愈見愈慘,尤其是高雄火車站,前鎮一帶及往高雄工職的大馬路上,屍體堆積如山。就我粗略估計,應有上千人之多。僅高雄一地,我所見者就如此,全省死難者更不知有多少。你無法相信這是因為單純的查私煙風波而起,也不可能像大陸上荒年欠收,民不聊生的暴動。要說對當時施政不滿,為何要以血淋淋的百姓生命為祭品?為何要以族 類劃分生死?其實,真正的台灣人是很善良的,在暴動時也都躲在家裏,更有的對逃難者施以援手。今碑文定稿,此段屠殺不交代,公義何在?

外省人被殺無統計

當時在台的除軍人外,外省人大部份就是公務員,及沿海省份來台經商人士,以溫州人居多,浙江人也不少,這些人是無辜冤死的大多數。在街頭屠殺還不夠,這些浪人開始逐屋尋人殺戮,於是外省百姓開始逃向要塞尋求保護。在一些善良百姓幫忙下,假借日本裝扮,惡補些日 語,台語,以逃避浪人之盤查捕殺。姑不論所謂之定稿評論,柯遠芬,彭孟輯,史宏喜,張慕陶等人,在當時的避難百姓眼中都成了保生大帝,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

  我法院一客家同事,先生在新竹當軍需處長,住在客家村,亦被暴民入村點名要人。先生雖有兩把槍,卻不敢用,怕子彈用完仍救不了全家,衹好個人躲入糞坑躲藏,還因此得病,但勉強倖免。

當時外省人戶籍資料不全,所以被屠殺多少,根本無法統計,遺留在大陸之親戚家人根本無從得知,超渡無門,亦為人間一大慘事。在如此悲慘,屠殺多日的局面下,你說政府怎能不派兵?而軍隊上岸後,所見遍地死屍,及街頭上耀武揚威拿著武士刀濫殺無辜的浪人,又怎會不開槍呢?沒等到戒嚴,我就提前返廈門了。現雖已事隔半個多甲子,但當時之慘狀。猶歷歷在目,難以忘懷,我若不替他們說出來,我心不安。

李登輝的調查報告

   ●其他史實考証資料: 李登輝下令,行政院所出之“二二八調查報告”,主要根據之書“台灣事變內幕記,記者唐湘龍著”中,強調所有本省死傷細節,而凡外省人被辱殺,淩虐部份,全被省略或淡化掉。同樣一本書,怎麼可以說這部 份有效,那部份無效?為何選擇性採用?現引述原書部份“原文記錄”如下:

   1. 二二八日早上十一點,臺北新公園,除了打死十幾個外省人,毆傷二十幾個公務員外,更有一個年輕少婦,攙了她一個三歲多的小孩子,正想由偏僻的小道回家時, 卻被幾個流氓攔住了,們對她盡情的調戲後,一刀將她的嘴巴剖開,一直割裂到耳朵邊,然後將她的衣服剝的精光,橫加毆打,打的半死半活的時候,便將她的手腳 綁起來,拋到陰濕的水溝中,該婦人慘叫良久後即身死,當該小孩正在旁邊哭喊媽媽時,另一殘暴的台灣人,變用手抓住該小孩的頭,用力一扭,即將該小孩之頭倒 轉背後,登時氣絕。

  2.又在萬華附近,一小孩被民眾將雙腳綁捆起,將頭倒置地上,用力猛擊,直至腦漿流出時方將其拋於路旁。

兩個小學生慘死

  3.又在臺北橋附近,有兩個小學生,路遇民眾,因逃跑不及,即被民眾捉住,民眾一手執一學生,將他們兩個人的頭猛力互撞,等到該兩小學生撞得腦血橫流時,旁觀之民眾猶拍手叫好。

  4.當天下午,在臺北太平町,有一家旅館之孕婦,被民眾將其衣服剝光,迫令其赤裸裸地遊街示眾,該孕婦羞憤無已,堅不答允,便被一手持日本軍刀之台灣人,從頭部一刀下去,將該孕婦暨一個即將臨盆之嬰孩,劈為兩段,血流如注,當場身死。

  5.又在台灣銀行門前,有一個小職員,當他剛從辦公室裏走出來,即被一個台灣人當頭一棒,打的他腦漿並流,隨即隕命。

一對青年夫妻被殺

  6.這時,適有一對青年夫婦路過此地,又被群眾圍住,吆喝喊打,嚇得他們跪在地上求饒,時有很多的台灣小學生擠進人群中,一看原來是阿山,便連忙你一腳,他一 腳,將他們兩人踢在地上,滾成一團,這時民眾更拳腳交加,棍棒其飛,不一會,他們變被打得血肉模糊,成了兩具破爛的孤獨魂。

婦女被施暴

  7.在新竹縣政府的桃園,被羈囚於大廟,警察局官舍與忠烈祠後山三地之外省人,內有五個女眷,被台灣一群流氓浪人強行姦污後,那五位女眷於羞憤之餘,均憤極自縊殉難。

  8.而該縣大溪鎮國民小學女教員林兆煦被流氓呂春松等輪奸後,衣服盡被剝去,裸體徹夜,凍得要死,後被高山族女縣參議員救護始脫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