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正:華文傳媒為何恐共,媚共?

在紐約出版的「大紀元時報」,九月二十一日以頭版全版地位刊登中國大陸的法輪功代表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大會上,呼籲各國嚴查中共政權活摘老百姓器官的罪行,得到英、美、法等多個西方民主國家重視,各代表在會上表示支持法輪功代表發言,但中共代表則在場多方干擾破壞,遭到他國反對譴責。

對紐約的華文傳媒來說,這件發生在聯合國會議上的大事,應該讓僑居美國的所有華人知道,但華文傳媒沒有一家把它當作新聞發表,幸虧法輪功有自己的傳媒及網站,終於鉅細無遺的把詳細經過報導出來,由此可見,華文傳媒的「恐共」心態嚴重到忽略華文傳媒的公正性與社會責任。

中國大陸的傳媒,全由共產黨控制,從業者只可報導對他們歌功頌德的消息,不敢有一點與黨中央不一致的新聞與評論,偶然有一兩個堅守新聞職業道德的傳媒工作者所寫的文章揭開事實真相,立即遭到封殺追究,重則入獄勞改,輕則被開除放逐。而在海外不受共黨控制的傳媒,本可保持公平、公正的立場報導應該報導的新聞,但他們在恐共心態下「自律」。放棄新聞取捨的原則,為的是討好中共,除了貪圖中共賞賜,還恐懼中共報復或秋後算賬。

海外傳媒工作者大概不知道,30年代到40 年代,大陸尚未解放前,中國的傳媒工作者的心態與此刻海外傳媒工作者的心態一樣,他們不敢觸怒中共,在「恐共」心態下對中共諸般討好刊登中共的宣傳言論,封殺暴露中共在蘇區( 解放區)的苛暴消息,例如中共宣傳幹部陳伯達偽造的「蔣宋孔陳貪汙禍國」的統戰言論,連國民黨辦的傳媒也深信不疑,當時在「中央日報」擔任採訪工作的記者陸鏗,為了表示公正客觀,也在「中央日報」上為共張目,刊出陳伯達攻擊政府的言論,方便中共的「解放」,等到中共全面佔領大陸,那些恐共、助共的傳媒工作這照樣遭到清洗,媚共傳媒工作者被殺的殺,被關的關,「中央日報」陸鏗雖討好中共,也被囚禁了二十多年,多次瀕臨死亡,而造謠的陳伯達後來也被整死。

假如有一天,台灣被「解放」,香港回復「一國一制」,所有恐共、媚共的傳媒必步陸鏗後塵,一個個死無葬身之地,讓我們看他們未來的下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