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正:學運對綠營不利

 

 

台灣太陽花學運發生後,立法院被破壞的修繕工程費275 萬元,有富商出面掏腰包埋單,於是兩名禍首-林飛帆、陳為廷樂不可支,意氣風發,自詡打了一次勝仗,林飛帆甚至認為,當他佔領立法院時,曾高叫「我們必勝」,果然最後他勝了。

林飛帆「成名」後,榮歸故里,附近的鄉親都稱讚他,有人要與他拍照,有人請他簽名,在路邊攤吃東西,有仰慕他的人為他付賬,風頭之盛超過他的想像。甚至作為他的父母,也以他為榮,犯法被法院「傳訊」是人生最大的成就。親綠的電視台各式名嘴甚至形容他為「蓋世英雄」,犯法又有何不可!

另一個形貌醜陋的陳為廷當然更為張狂,他到處演講,面對電視鏡頭,侃侃而談,也以打遍天下無敵手的姿態面對群眾,而那些群眾不論學識、地位都在當今教育部長蔣偉寧之下,陳為廷連部長都被他罵得只知陪笑臉,當今台灣每一個角落,都有崇拜他的人,恭維他的人,畏懼他的人,因為他的成就是「愛台無罪,造反有理」,誰敢說他錯!

作為一個海外老僑,從台灣社會的反應看出端倪,轟轟烈烈的學運結束後,支持學生或幫助學生( 甚至操縱學生)的民進黨,在民意調查中民望下跌,這說明了絕大多數的台灣人,對林、陳兩個「台獨英雄」沒有好感,另一個想步他們後塵出名的洪崇晏,只在「路過」中正警察分局時,發出幾句罵分局長方仰寧的話,不但被起訴,還令幾千人次日去挺方分局長,人們向方分局長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