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正:聯合國不公不義

聯合國特別法庭審判前「紅色高棉」的一群赤色劊子手,表面上看是伸張了正義,其實偏袒了比紅色高棉赤色劊子手更惡毒、苛殘的中共政權與六十年來騎在人民頭上的共幹共官。因此。聯合國特別法庭給人的印象是,既不公平也不週到。

中國大陸與紅色高棉的種種苛政暴行,均源自國際共產主義教條與政策,其惡毒殘暴超過早年侵略中國的日本軍閥與歐洲稱霸的德國納粹政權,紅色高棉、日本軍閥、德國納粹最後在國際強大武力下投降,受到嚴厲的懲罰,只有中國大陸那批赤色暴徒置身事外,逃過正義的懲罰與公平審判,對受害的中國人來說,是最大的侮辱,難道中國人合該倒霉受害,合該做赤色暴徒的奴隸。

聯合國不但沒有追究中共政權罪行,相反,七零年代中共發動的文革浩劫災難中承認中共代表中國,把他們迎入聯合國,把創立聯合國的中華民國排除在外,這種間接為中共暴政唱讚歌,為中共惡行背書的表現,令受害的中國人痛心疾首,請問正義何在﹖公理何在﹖今日惡貫滿盈的中共政權,利用十三億中國人的勞力累積了大量財富,自吹重現「滿唐盛世」,聯合國不但不敢制裁,相反,還要他們派出的赤色劊子手以「維和部隊」的身份到落後動亂的國家去「維和」,正如奴才影星成龍所說﹕「那是宇宙間最大的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