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上從不缺少漢奸

 

有台灣作家曾說:「中國歷史上從不缺漢奸!」但要把漢奸當得這麼出神入化、理直氣壯的,李登輝絕對

是前無古人       ,後無來者。

石敬塘為了借兵篡奪後唐的天下,割讓燕雲16州給契丹,叫比他年輕10歲的契丹主耶律德光「爸爸」,

自稱「兒皇帝」。

此人當漢奸的本事和李登輝一樣出神入化,一樣不要臉;但石敬塘只當了7年皇帝就一命嗚呼,他所建立的後晉也只享祚10年,李登輝卻活到現在,還臉不紅氣不喘的以中華民國前總統之尊,自稱「17年前,我曾是帝國陸軍的士兵」、「作為一個日本人

為“祖國”而戰」。

中國歷史上還有一位大漢奸,地位僅次於石敬塘(皇帝)和汪精衛總統),也就是前高鐵董事長殷琪的叔祖父殷汝耕。這個王八蛋雖然沒像石敬塘、汪精衛或李登輝一樣當上為了領取救濟物資而信教的。

受到了這段故事的影響,計超在 2013年出版了一本名為《荒原上的遺民:調景嶺的滄桑歲月與愛的軌跡》的書籍。由於覺得光從基督徒的角度看待這段歷史可能太過於狹隘,計超在他的第一本作品中涵蓋了所有調景嶺居民的回憶。目前在建道神學院擔任義務副教授,本身也是調景嶺中學畢業生的劉義章,便是因為讀到了《荒原上的遺民:調景嶺的滄桑歲月與愛的軌跡》而認識計超的。

1998年,劉義章與妻子合寫了一篇介紹調景嶺教育的文章刊登於報紙上。從那個時後開始,劉義章心中就們效法「坂本龍馬」的精神。坂本龍馬是日本首倡廢藩尊王的「維新志士」,畢生效忠日本天皇,李登輝居然要我們學習坂本龍馬,還公然提到日本天皇的投降廣播是他媽的「玉音放送」,更主張台灣的生產技術要為日本的研發能力服務,成為安倍經濟學」的強力支柱,等同公然主張台灣要再度成為日本的殖民地。賣國賣得這麼得意洋洋、鏗鏘有力且從容不迫,稍有良心的台灣人,誰聽了不吐

血?     郭正亮已經急著批駁李登輝的賣國主張了。但蔡英文卻要我們寬容不同的歷史記憶。我們沒有不寬容歷史記憶啊,李登輝喜歡當日本人,我們又不是今天才知道。我們難以饒恕的是他這篇投書已經是賣國的行為,而不僅只是歷史記憶了!                                                                       大陸投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