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維護暴君可恥

敘利亞血腥鎮壓國內反抗力量,聯合國安理會兩次提案譴責敘利亞,遭到中共與俄國否決,使譴責案不能成立,因此遭到不少國家抨擊中共不負責任。而中共所持的理由是﹕「一不干涉他國內政,二以談判對話代替譴責」。

中共是共產政權,他否決敘利亞施暴並不意外,而俄國已經因共產黨瓦解而改變﹐但現在居然否決干預敘利亞當局暴行,令人意外。

有人認為,此刻俄國赤毒未消,紅禍仍存,因此對暴政、暴行並不在意,何況,目前俄國有獨裁復辟的跡象,普亭的鐵腕統治將在俄國重現,因此必會同情獨裁的敘利亞政權來保障他未來的苛政。

中共政權在大陸六十多年來,嚴重侵犯中國人的人權,暴力鎮壓反對人士及他們的聲音,中共的倒行逆施遭到西方國家反對時,立即祭出內政不容干涉去抗拒,侵犯中國人的人權,已成了共產政權的慣性,因此他們同情敘利亞當權不是沒有道理。

老實說﹕中國大陸上世紀發生的八九民運中,中共就使用血腥暴力鎮壓。二十多年來,共產政權一直遭到國際間有良知的國家杯葛,至今仍然有人對中共有微詞,因此,當西方指責敘利亞當局暴行不當時,中共自然感同身受,因此必然在聯合國內使用否決權。

想當年,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亞遭到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攻打時,中共不但為他們輸送武器,還企圖阻止西方國家動武,口口聲聲說要透過談判對話解決問題,西方國家根本不理他們那一套,劍及履及出兵打擊,使暴君惡徒授首,使恐怖份子頭頭無所遁形被消滅。

就以不久前被反抗軍殺害的利比亞暴君卡扎菲來說,他是中共頭目口中的「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中共賣武器給卡扎菲,並在黨控制的喉舌上吹捧卡扎菲,從八十年代開始,中共就與卡扎菲往來密切,鄧小平在一九八二年十月在北京歡迎卡扎菲到訪,設宴款待他,兩人交頭接耳,互相擁抱。

到了二零零二年四月,中共的江澤民率領逾百幹部去利比亞訪問,與卡扎菲稱兄道弟,指責美國一九八六年對利比亞的空襲,炸毀卡扎菲的官邸,江澤民說﹕「不論西方國家如何敵視利比亞,也不會影響他的立場與原則。」

直到二零零七年,中共控制下的武漢大學阿拉伯研究中心和利比亞研究中心合辦卡扎菲思想學術研討會,對卡扎菲吹捧不遺余力,他們宣稱,經過深入探討研究發現,卡扎菲是當代偉大的領導人之一,武漢大學的黨委副書記高調說﹕卡扎菲是當代著名的思想家與作家,可與他們崇敬的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比美。

黨委副書記說﹕卡扎菲是文學家,武漢大學要為他出版小說選,又說,卡扎菲是抗拒西方的非洲強人。

薄熙來控制的重慶官方傳媒讚揚卡扎菲道德高尚,不好色,不偏激,是一個卓越的政治人物,值得中國人學習。

等到利比亞政權垮敗,卡扎菲被擊斃,中共的傳媒立即改口說﹕「他是氣數已盡的政治狂人,西方的行動正確。」

中共政權以為大陸的愚民不會拆穿他們的假面具與謊言,直到網民在網上指出,他們宣傳前後矛盾才開始保持緘默,由此可見此刻中共政權比毛江時代更不堪﹗

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