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把承諾列為禁書的怪事

 

      70多年前的抗戰及國共內戰時 期,處在在野黨地位的中共,用自己 的喉舌《新華日報》和《解放日報》 ,曾不斷發出“歷史的先聲”,至今 傾聽,都震耳發聵,有啟蒙億萬國人 之感。一位名叫笑蜀的媒體人,將其 發掘、整理出來,編成了一本書,書 名叫《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莊 嚴承諾》。據稱《歷史的先聲》這本 書,今天竟成為中共的禁書。令人匪 夷所思,都進入21世紀了,為什麼還 要禁自己的書呢?還要禁自己的“聲 音”呢?這可是他們自己“半個世紀 前的莊嚴承諾”喲。

      早在70多年前的抗戰及國共內戰時 期,處在在野黨地位的中共,用自己 的喉舌《新華日報》和《解放日報》 ,曾不斷發出“歷史的先聲”,至今 傾聽,都震耳發聵,有啟蒙億萬國人 之感。一位名叫笑蜀的媒體人,將其 發掘、整理出來,編成了一本書,書 名叫《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莊嚴 承諾》。

      這本書開宗明義第一篇,就是毛 澤東1944年答中外記者團的談話。他 說:“中國是有缺點,而且是很大的 缺點,這種缺點,一言以蔽之,就是 缺乏民主。中國非常需要民主,因為 只有民主,抗戰才有力量,中國內部 關系與對外關系,才能走上軌道,才 能取得抗戰的勝利,才能建設一個好 國家,亦只有民主才能使中國在戰後 繼續團結。”

      再往下讀,中共黨那種對保障人 民“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思 想、信仰和身體等自由”的渴望;那 種對“獨立、自由、民主、統一和富 強的新國家”的追求,讓生活在21 世紀的中國人,都為之振奮,為之喝 彩。

      今天,讓我們來重溫中共黨 “歷 史的先聲”吧,相信,每個讀者,都 會為之嘆服。

      《解放日報》1941年5月26日

      民主與不民主的尺度,主要地要 看人民的人權、政權、財權及其他自 由權利是不是得到切實的保障,不做 到這點,根本就談不到民主……保證 一切抗日人民(地主、資本家、農 民、工人等)的人權、政權、財權及 言論、出版、集會、結社、信仰、居 住、遷移之自由權……中國共產黨一 向是忠實於它對人民的諾言的,一向 是言行一致的,因此它的綱領中的每 一條文與每一句語,都是兌現的。我 們決不空談保障人權,而是要尊重人 類崇高的感情與向上發展的願望。

      《解放日報》1941年10月28日

      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關鍵在 於結束一黨治國。……因為此問題一 日不解決,則國事勢必包攬於一黨之 手;才智之士,無從引進;良好建 議,不能實行。因而所謂民主,無論 搬出何種花樣,只是空有其名而已。 1941年 鄧小平也在文章中寫道:“‘以黨治 國‘的國民黨遺毒,是麻痹黨、腐化 黨、破壞黨,使黨脫離群眾的最有效 的辦法。”

      《新華日報》1943年7月4日

      發表題為《民主頌——獻給美國 的獨立紀念日》的社論,稱“美國是 自由世界的核心,民主的保護神,人 民的朋友,專制者的敵人。所有的封 建專制統治者都把美國當眼中釘。美 國是人類社會的成功模式的榜樣。” “從年幼的時候起,我們就覺得美國 是個特別可親的國家。我們相信,這 該不單因為她沒有強占過中國的土 地,她也沒對中國發動過侵略性的戰 爭;更基本地說,中國人對美國的好 感,是發源於從美國國民性中發散出 來的民主的風度,博大的心懷……但 是,在這一切之前,之上,美國在民 主政治上對落後的中國做了一個示範 的先驅,教育了中國人學習華盛頓、 學習林肯,學習傑弗遜,使我們懂 得了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的中國需要大 膽、公正、誠實。”

      《解放日報》1943年9月1日

      法西斯的新聞“理論家”居然公開無 恥地鼓吹“一個黨、一個領袖、一個 報紙”的主張。它們對於“異己”的 進步報紙,采取各色各樣的限制、吞 並和消滅的辦法,如檢查稿件、任意 刪削,威脅讀者、阻礙推銷,派遣特 務打入報館、逐漸攘奪管理權,最後 則強迫收買,勒令封閉。

      1944年毛澤東對到訪延安的美國 代表團談到“美國人民是中國人民的 好朋友,我黨的奮鬥目標,就是推翻 獨裁的國民黨反動派,建立美國式的 民主制度,使全國人民能享受民主帶 來的幸福。”

      《新華日報》1944年5月16日

      我們認為最重要的先決條件有三 個: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 開放黨禁;三是實行地方自治。人民 的自由和權利很多,但目前全國人民 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 由,是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言論出版 的自由。

      《新華日報》1945年3月1日社論

      言論出版的自由,是民主政治的 基本要件,沒有言論出版的自由便不 可能有真正的民主,不民主便不能團 結統一,不能爭取勝利,不能建國, 也不能在戰後的世界中享受永久和平 的幸福……新聞自由,是民主的標 幟;沒有新聞自由,便沒有真正的民 主。反之,民主自由是新聞自由的基 礎,沒有政治的民主而要得到真正的 新聞自由,決不可能。

      《新華日報》1945年4月19日

      毛澤東,中國共產黨的最高政治 家,曾經這樣表示出中國人民的希 望:“我們並不需要、亦不實行無產 階級專政。我們並不主張集體化,也 不反對個人的活動——事實上,我們 鼓勵競爭和私人企業。在互惠的條件 下,我們允許並歡迎外國對我們的地 區作工商業的投資……我們相信著, 並且實行著民主政治”。

      繼中共黨兩報向執政的國民黨大 呼美國的核心價值觀後,毛澤東又在1945年4月24日發表《論聯合政府》 ,進一步昭示中國共產黨人對民主改 革的高度認同:

      《論聯合政府》1945年4月24日

      中國急需把各黨各派和無黨無派 的代表人物團結在一起,成立民主的 臨時的聯合政府,以便實行民主的改 革(《毛澤東選集》第930頁人民出版 社1969年版)。

      需要在廣泛的民主基礎之上,召 開的國民代表大會,成立包括更廣大 範圍的各黨各派和無黨無派代表人物 在內的同樣是聯合性質的正式的政 府,領導解放後的全國人民,將中國 建設成為一個獨立、自由、民主、統 一和富強的新中國。一句話,走團結 和民主的路線,打敗侵略者,建設新 中國(第930頁)。

      國(第930頁)。 關於如何廢止一黨專政、成立聯 合政府以及實行必要民主改革等項問 題,我們和國民黨政府之間曾經有過 多次談判,但是我們的一切建議都遭 到國民黨政府的拒絕。國民黨不但對 一黨專政不願廢止,對聯合政府不願 成立,即對任何迫切需要的民主改 革,例如,取消特務機關,取消鎮壓 人民自由的反動法令,釋放政治犯, 承認各黨派的合法地位,承認解放 區,撤退封鎖和進攻解放區的軍隊等 等,也一項不願實行(第952頁)。

      廢止國民黨的法西斯獨裁統治, 實行民主改革,鞏固和擴大抗日力 量,徹底打敗日本侵略者,將中國建 設成為一個獨立、自由、民主、統一 和富強的新國家(第954頁)。

      有些人懷疑共產黨得勢之後,是 否會學俄國那樣,來一個無產階級專 政和一黨制度。我們的答復是:我們 這個新民主主義制度不可能、不應該 是一個階級專政和一黨獨占政府機構 的制度。“還承諾要保障人民‘言 論、出版、集會、結社、思想、信仰 和身體’等自由”(第962頁)。 在中國,已經沒有一個人還敢說“訓 政”或“一黨專政”有什麼好處(第 968頁)。

      沒有人民的自由,就沒有真正民 選的國民大會,就沒有真正民選的政 府。難道這還不清楚嗎?

      人民的言論、出版、集會、結 社、思想、信仰和身體這幾項自由, 是最重要的自由,在中國境內,只有 解放區是徹底地實現了(第971頁)。 抗戰勝利後,《新華日報》再接再 厲,又繼續為民主國家鼓與呼:

      《新華日報》1945年9月27日社論

      一個民主國家,主權應該在人民 手中,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如果一個 號稱民主的國家,而主權不在人民手 中,這決不是正軌,只能算是變態, 就不是民主國家……不結束黨治,不 實行人民普選,如何能實現民主?把 人民的權利交給人民!

      《新華日報》1946年3月30日社論

      維持一黨專政的政策是建立在制 造飢餓和災荒上的,所以這些救災的 治本辦法,只有國民黨確定的和各黨 派一道走上和平、民主的道路時,才 能完滿解決。

      但不可思議的是,僅3年不到,因 在國共內戰中中共黨奪取政權勝利在 望,毛澤東就在《論人民民主專政》 (1949年6月30日)一文中,一改中 共黨的“美式”價值觀,說:“謝謝 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和斯大林,他 們給了我們以武器。這武器不是機關 槍,而是馬克思列寧主義。”(《毛 澤東選集》第1358頁人民出版社1969 年版)。

      中國人找到了馬克思列寧主義這 個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中國 的面目就起了變化了(第1359頁)。 美國……它要奴役全世界,它用武器 幫助蔣介石殺戮了幾百萬中國(第 1360頁)。

      就是這樣,西方資產階級文明, 資產階級的民主主義,資產階級共和 國的方案,在中國人民的心目中,一 齊破了產(第1360頁)。

      有人說:“‘你們獨裁’。可愛 的先生們,你們講對了,我們正是這 樣。中國人民在幾十中積累起來的一 切經驗,都叫我們實行人民民主專 政,或曰人民民主獨裁。”(第1364 頁)

      “罵我們實行‘獨裁’或‘極權 主義’的外國反動派,就是實行獨裁 或極權主義的人們。他們實行了資產 階級對無產階級和其他人民的一個階 級的獨裁制度,一個階級的極權主 義。”(第1367頁)

      ……蔣介石的反革命獨裁,就是 從這些反動家伙學來的。(我們就 是)“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 身。”我們就是這樣做的,即以帝國 主義及其走狗蔣介石反動派之道,還 治帝國主義及其走狗蔣介石反動派之 身。如此而己,豈有他哉!(第1367 頁)

      1949年1月,毛澤東在一次會議 上,談到中國共產黨即將建立的“ 人民民主專政”究竟是一種什麼性質 的新政權時說:“人民民主專政也是 獨裁,人民民主獨裁,即以其人之道 還治其人之身,人民內部民主,對敵 人是獨裁,對這個問題以往宣傳得不 夠,以後不要一聽獨裁就臉紅。”

      盡管中共黨及毛澤東在不同時期 說出了不同的話,不過,我仍堅信中 共黨及毛澤東在70多年前對中國人 民的承諾,是發自肺腑的,是真心誠 意的。因為他們發出了一百多年來中 國人要當家作主的呼聲,要自由、民 主、人權、憲政的吶喊。

      2016年新年前夕,國家主席習近 平發表了新年賀詞。當我聽到充滿詩 情畫意的“迎來2016年的第一縷陽 光”時,我內心竟生發出美好的憧 憬,最強烈的,莫過於實現中國共產 黨及毛澤東70多年前的承諾。於是, 我做起了夢,正如習大大說的中國 夢:讓人民真正當家作主,讓中國真 正實現“憲政”,從而結束一個階級 專政和一黨獨占政府機構的制度;保 障人民“言論、出版、集會、結社、 思想、信仰和身體”的自由。

      注:據稱《歷史的先聲》這本 書,今天竟成為中共的禁書。令人匪 夷所思,都進入21世紀了,為什麼還 要禁自己的書呢?還要禁自己的“聲 音”呢?這可是自己“半個世紀前的 莊嚴承諾”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