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上將劉亞洲批毛反極權

 

      十年之內,由威權政治向民主政治的轉型是不可避免的要發生,中國將會出現偉大變局,政治體制改革是歷史賦予的使命,我們沒有退路。

     中國的歷史,從本質上講是沒有歷史的,只不過君主覆滅的一再重復而已,任何進步都不能從中產生,所以說,它的歷史是一個平面圓圈的循環。中國歷史簡言之,就是一群人擁向中央、一群人逃避中央的歷史。甲申年的歷史告訴我們,中國歷史就是領袖的歷史。也就是說,純粹是英雄的歷史,一個人歷史是全部歷史。全部歷史就是一個人的歷史。我們民族總是格外需要領袖。

    數千年來,中國的社會形態不僅是人治,而且是「一人治」,膦即天下。聖經中明確把妒嫉列為七宗罪之一,中國文化則放大了這個東西。西方文化是製造天才的文化,中國文化是扼殺天才的文化。中國兩千多年的歷史本質上就是一部扼殺天才的歷史。民主就是使看不見的東西被看見。法治就是使聽不見的聲音被聽見。有憲法並不等於有憲政,有了法律並不等於已經實現法治。沒有法治而強調道德,就等於踐踏道德。

    一個制度如果不能讓公民自由的呼吸並最大程度的釋放公民創造力,不能把最能代表這個制度和最能代表人民的人,放在領導崗位上,它就必然滅亡。

     西方的歷史是一部改惡從善的歷史,中國的歷史則是一部改善從惡的歷史,西方人敢於展示自己,既敢展示自己的思想,又敢於展示自己的裸體,中國人就知道穿衣服,給思想穿衣服,穿衣服總比脫衣服容易。

      西方鞭撻自己的黑暗,所以得到了光明,它的思想在馳騁。我們歌頌自己的光明,結果帶來千年的黑暗。一個沒有宗教的民族是沒有希望的,一個奉儒教為宗教的民族,則肯定是要墮落的。儒學如果是宗教的話,便是偽宗教,如果是信仰的話,便是偽信仰,如果是哲學的話,則是官場化社會的哲學,從這個意義上說,儒學對中國人是有罪的。儒教確立皇權,皇權確立獨裁,獨裁確立專制,專制是戰無不敗的。

     西方人進教堂,是為了解脫精神上的苦難,我們進廟宇是為了解決實際生活中的苦難。西方人進教堂是為了懺悔,我們進廟是為了賄賂喔,我們因為要辦成某件事向神祈禱,用錢買了香點上或放上瓜果之類的我們人間吃的供品,默默許願。西方宗教的神在受苦,人民不受苦,東方宗教的 神在享樂,人民在受苦,這就是東西方宗教最大的區別。古代西方什麼都禁,就是不禁人的本能,中國什麼都不禁,獨禁本能。

    我們中國的悲劇大到國家,小到一個單位,多數的情況是,有思想的人不決策,決策的人沒有思想。有腦子就沒有位子,有位子就沒有腦子。

     一流的人才在國外,二流的人才在沿海,三流的人才在機關搞腐敗。

      一個人的道德高低也許不重要,一個民族的道德高低就重要了。一個官員的道德高低也許不重要,一個集團的道德高低就很重要了。真理即知識,知識即力量,中國不缺乏真理,中國缺乏容忍真理存在的土壤。

     經常議論別人的缺點,你就是一個道德水準低下者,經常議論人類的缺點,你就是一個思想家。決定民族命運的絕不僅是軍事和經濟力量,主要取決於文明形式本身,民族的生存決定我們必需進行政治體制改革。

      單靠金錢力量,不但無法長期保有中國在境外的國家利益,甚至不能保有境內的平安穩定。西方的自由化導致民主,東方的自由化總是導致暴亂。中國最沒有新聞的地方就是在報紙上。社會主義號稱是「人民當家作主」,而對統治者而言,實際成了你當家我作主。憲法在人民代表大會手中時,憲法是一紙空文,憲法在人民手中時,憲法是原子彈。

     這個世界上沒有打不倒的敵人,只有打不倒的自己,人只有征服自己,才能征服世界。  

      美國是由千千萬萬不愛自己祖國的人組成的國家,但他們都很愛國。有很多領導人,一邊罵美國,一邊卻把子女往美國送。

      中國文化教育出來的中國人,首先漠視和輕視自己的生命,才會對他人、他國的生命也視如兒戲。自己沒有珍惜生命的權力,也不許別人有。

     美國對現今世界,強調的是秩序而不是統治,它不會統治世界,也無力統治世界。美國制度被詡為是:「一種由天才們設計使蠢材可以運作的體系,一個壞的制度能夠使好人做壞事,一個好的制度也能夠使壞人做好事。美國可怕之處何在呢?第一,美國的精英體制不可小窺,第二美國的大氣與寬容,第三,精神和道德的偉大力量。美國成功的秘密不在於華爾街,也不在於矽谷,在於長盛不衰的法治,和法治背後的制度。都說美國妖魔化中國,我看中國人自我要魔化傾向最嚴重。

     蘇聯社會主義從它誕生的那天起,就注定了要失敗的命運,列寧製造了無產階級專政,階級鬥爭,製造了獨裁,製造了接班人制度,也製造了自己和自己事業的墳墓。

     上世紀我們北方那個大國崩潰,就是思想摧殘的結果……是長期思想控制,造成了經濟的停滯。那個鄰國的執政黨幾十年來孜孜不倦的做差一項工作,使人民失去思想能力。只要握住權柄,一切不合法也就變成了合法,蘇聯建國七十年,有幾件真正合法的事?

     對屠殺我幾千萬同胞並沒有認錯的日本,我們經常說要世世代代友好下去,對幫助我們打敗了日本的美國人民,我們又有什麼理由要仇恨呢?

    有人說,打台灣不要用什麼新武器,派幾個公務員上島去,吃過兩三年絕對把它吃光了。統治者利用農民來改朝換代,朝代換來換去,都是一樣面孔,農民被趕來趕去,都是一樣悲慘的命運。

     今天中國農民問題那麼嚴峻,其實種子是在毛澤東時代就種下的。共和國領袖以農民之身生做了那麼多對不起農民的事,這是國家之幸還是不幸?

     今天中國充斥著許多不公平,但最被漠視的是、命運最悲哀的是人數最多的農民。

     一個民族只要幹出「大躍進」和「文革」這兩件事中的任何一件,該民族就能進入「恥辱吉尼斯大全」二永垂史冊,可我們幹了這兩件事還不夠。

     文化大革命中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根本不是什麼再教育,一是懲罰,二是轉嫁城市危機。

     有一本書叫「中國可以說不」。我說你是可以說不,但你是在防盜門後面說不。

     一個鄉鎮幹部送雞的故事:當年日本鬼子進村,開槍打雞,國民黨來了,那些兵進院子抓雞,土匪來了,到雞窩裡掏雞,現在好啊,村幹部不搶不抓,你得主動給他送去!

       烈士們是多麼義無反顧的走向死亡。現有人說:真遺憾……我說你錯了,真正痛苦的是那些活了下來的,看到人民共和國建立,然後反右,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被自己獻身的黨折磨的死去活來的人,才是最痛苦的。

                                                                                                                  劉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