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忘卻的歷史碎片 歷史學者 • 宗誠

 

1, 潘佐夫從檔案文件中找到蘇聯給中共的經濟援助的數字。在一九二零年代末期和一九三零年代初期,經濟支持的數字達到數十萬、甚至數百萬盧布或銀元之多。僅一九三零年二月至七月,中共就從莫斯科得到了二十二萬三千多銀元。到了一九三一年,數額更是增長到超過一百萬元。吃人嘴軟,拿人手軟,潘佐夫得「出如下結論: 中共根本談不上有任何的獨立自主,財務上完全依賴莫斯科,使得共產運動的領導人癱瘓。」

2, 潘佐夫發掘「 俄羅斯社會暨政治史國家檔案」寶庫發現:一九三零年代初,中共分為三個部分,一是以毛澤東及其支持者為代表的本土的游擊隊幹部, 二是以王明、博古為代表的莫斯科畢業生,三是以周恩來、張國燾、項英為代表的共產國際舊幹部。三個勢力集團彼此明爭暗鬥。斯大林雖然支持毛澤東,卻還沒有決斷地出面挺他。

   「潘佐夫評論說: 這個克里姆林宮主子以他馬基維利式的銳利眼光,以這三批人馬為基礎建立起中國共產黨的溷合領導團隊。」毛澤東則以賭徒的耐心等候時機,「 他不僅必須

展現他是『 斯大林同志最忠實的學 ,生』 還必須在眾多競爭者當中出人頭地,時機一旦成熟,就甩掉他們。他是個思慮異常細膩的陰謀大師。」 一直到三十年代中期,斯大林才決定性地厚愛毛澤東。一九三四年一月,在莫斯科的堅持下,毛由政治局候補委員晉升為委員。 3, 潘佐夫發掘「 俄羅斯社會暨

政治史國家檔案」寶庫還發現:毛澤東和紅軍抵達陝北、 與莫斯科建立無線電聯絡之後, 第一封電報就是拜託斯大林將對中共的援助增加到每月兩百萬元。斯大林立即撥出兩百萬盧布、五十萬美元以及諸多燃料、軍用補給和其他戰略物資給中共。

 斯大林同時還命令中共停止與蔣介石的軍隊作戰,並親自否決張學良的入黨申請。斯大林提出,紅軍由於缺乏重型武器,不得與日軍展開正面作戰,而要以游擊戰的方式,保存自身實力。在這個意義上,毛在抗戰中根本沒有獨立的戰略發明,而只是對斯大林的指導亦步亦趨。

 4,教授遠藤譽提出史實論證:一九三七年日中全面開戰後不久, 毛澤東向上海和香港派遣中共

特務, 與日本外務省旗下的特務機構「 岩井公館」的岩井英一等接觸。特工頭子潘漢年多次提供國民黨政府和國軍的情報,岩井則每月向潘漢年支付兩千港元作為收購情報費,加上由潘漢年籌辦多種定期出版的刊物費等,每次另支付潘漢年一萬港元。岩井回憶說,支付的總 。多億日元( 超過兩千五百萬美元)

遠藤譽認為,這筆經費成為中共壯大的理由之一。

           「5,高耀潔談上望蔣桿」1945—1948 年, 共產黨八路軍佔領地區常用望蔣桿,處死擁有土地之紳士們或反他們的人士,在我的故鄉魯西南應用較廣,死者不計其數。其具體方法是,用長桿綁一個兩豎一橫的門字形架子,「 上望蔣桿」者被五花大綁吊在橫桿上,行刑者將其向上慢慢拉起來,邊拉邊問受刑者看到蔣介石了嗎?沒有看到時繼續向上拉,說「 看到了」則猛然把受害者松下。望蔣桿的下面地上,因地制宜的擺放著一些帶有尖銳的農具,如犁子、地耙、鋤頭、大類叉、抓鉤等各種尖銳的農具,這些農具都是尖齒向上,當受刑者掉下來時將他全身刺穿而死。拉的越高摔的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