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陸人的悲慘回憶

 

      前幾天看電視上播映的一部歐洲 電影,內容是描述暴徒侵入住宅,挾 持一家人,把男主人捆綁起來,讓他 眼睜睜看妻女被暴徒凌辱,自己竟無 能為力去救助。直到暴徒聽到警車的 鳴笛聲住手逃去,男主人才趕去慰問 自己的妻女。

      看完這部電影感慨良多,也產生 許多聯想,勾起不少我在中國大陸的 回憶。文革期間,我既是黑五類,又 是臭老九,被抄家批鬥有如家常便 飯。某天傍晚時分,有兩名從外地來 的紅衛兵闖入我家,揚言要抄鬥,命 我與家人面牆站立。他們之中一人拿 銅頭皮帶,一人拿著從別人家抄來的 駁?手槍,呼喝叫嚷,予取予攜。其中 一人把我們放在櫥櫃內珍藏的餅乾拿 出來分吃,我妻子回頭看了一眼,向 他們哀求說,這些餅乾是買來給此刻 在醫院動手術後吃,希望他們口下留 情,不要吃光。

      沒有想到,妻子哀求竟遭到年長 一點的紅小將責罵,他們罵我們的小 資產階級思想未脫,接著上來打了我 妻子兩個耳光。我見妻子受辱,不顧 一切反身抗拒,維護妻子。這番動作 弄火了兩名紅小將,他們一同上來把 我制服,拿出他們身上的手銬把我扣 著,然後用繩索捆綁我的雙腳,把我 放在牆角,使我不但無法反抗,甚至 無法行動。

      兩名紅衛兵制服我之後,便把我 妻子及嚇得哭叫不停的16歲小女兒, 押到大廳中間「公審」,要與他們算 「變天帳」,要他們交代我的反華言 行,如不坦白就迫他們脫一件衣服, 直到兩人完全脫光為止。

      在銅頭皮帶與手槍威脅下,在毛 主席革命接班人的口號叱喝下,我的 妻女只好編造我的變天言行,希望他 們胡鬧完之後離去。沒有想到這兩名 紅衛兵心存不軌,硬說我妻交待不夠 坦白,迫她把衣服一件件脫下來。然 後又迫我女兒脫,直到脫剩內衣褲。 這兩名紅衛兵竟上前毛手毛腳,並色 咪咪的恐嚇說,要把他們的內衣褲脫 光。

      妻女哭泣求饒,我眼睜睜看著妻 女受辱,意無能力救助,其痛苦有如 椎心。開始我也跟著妻子的哭泣向他 們求饒,兩名外地來的紅衛兵上來給 我兩個耳光,不准我叫嚷求饒。然後 轉身把只穿內衣褲的妻女押入後面臥 房。我知道他們企圖不軌,情急之下 張開喉嚨大叫救命,聲震戶外。那時 候家家戶戶都遭到同樣命運,照猜 想,即使我叫破喉嚨也沒有人敢來我 家,對我們施援手。沒想到,當我叫 救命時,恰巧有兩名公安人員路過, 聽到我叫救命的聲音,竟好奇地進入 我的家中,見我被手銬繩索緊扣手 腳,不知發生什麼意外。他們先解開 捆腳的繩索,我告訴他們有兩個外地 來的盜匪,以手銬把我扣住。我的妻 女被他們押到後面臥房。兩名公安聽 說是盜匪,立即進入後面臥房,看見 兩名紅衛兵把我妻女衣服脫光,企圖 侵犯。公安大叫一聲,兩名紅衛兵驚 恐下,整理好自己衣衫,向兩名公安 說,他們正執行「革命行動」。由於 他們衣冠不整,來歷不明,且犯罪行 為昭然,公安把他們押走,才結束我 全家的噩運。至今半個多世紀過去, 仍然驚魂未定,直至來到美國才恢復 正常。

                                                                                                                                                                                                  讀者 朱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