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的荒唐言論

大陸《人民日報》讚揚北韓共產政權的「新王」金正恩是「最性感的男子」,遭到大陸網民譏諷、指責,認為牛頭不對馬嘴,拍馬屁拍到朝鮮,有辱代表「黨和人民」的喉舌。

其實《人民日報》的表現一貫如此,七六年唐山大地震時,《人民日報》不報導災情,卻以頭條新聞報導一名共產黨人奮不顧身救災,使一名即將生產的張姓孕婦感動之餘,為不久後誕生的孩子定了一個「張黨」的名字,藉以表示她對黨的擁戴與感恩。

一九七七年,中共在宮廷政變中打倒四人幫,把江王張姚拘捕,黨年《人民日報》頭條新聞報導說:四人幫是潛伏在無產階級陣營內的國民黨特務,由於新聞內容太離奇,消息只登了一天就沒有下文,以後再也不提。

《人民日報》是中共的宣傳機器,根本不夠資格稱為「報紙」,它有異於正常的傳播媒體,卻與蘇聯時期的《真理報》有異曲同工之妙。

問題是,這份所謂報紙,居然在大陸生存了六十三年,而且是共幹與黨員每天必須閱讀的東西,閱後還得按定下的條框說話,這就是中國人在大陸的生活現象,而展望未來,還不可能會有甚麼改變,這是共產黨人的驕傲,卻是十三億中國人的悲哀!◇

羅義
《人民日報》的荒唐言論